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69章 终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胡小天此时再也顾不上怜香惜玉,若是让魅影得逞,后果不堪设想,他凝聚全力又是一剑向七七当头劈去。

    七七身躯灵活到了极点,化为一道蓝光,撞击在胡小天的玄铁剑上,震得胡小天周身骨骸欲裂,身躯倒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墙壁之上,周围烟水阁的幻象瞬间消失。

    七七如影相随,十指如勾向胡小天胸膛抓去,胡小天暗叫不妙,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身法变幻试图逃脱对方的这一抓,可仍然被对方抓中胸膛,嗤!的一声,衣衫护甲被从中撕开,只差毫厘就要被开膛破肚。

    姬飞花怒吼一声,从后方飞扑而至,然而她和胡小天两人相距毕竟还有一段距离,想要营救已经太晚。

    胡小天大叫道:“七七!”

    七七扬起右手试图再度向胡小天抓去,听到胡小天的这声大喝,愣了一下,目光盯住胡小天的面庞,这一抓居然没有抓下去,胡小天抓住这千载难逢的良机,扣动扳机,将李无忧送给自己的基因凝固剂射入她的体内。

    七七的身体构造几近完美,虽然不怕刀剑,兼有强大的修复能力,可是这个躯体的基因转化尚未完成,基因凝固剂注射到她的体内之后,整个人瞬间石化。

    被基因凝固的躯体自然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光球再度脱体飞出,于空中幻化成为一道有若长刀的光刃,直奔空见神僧射去。空间大吼道:“你们先走,我拖住它!”空见挥动右臂,一道无形掌刀向光刃劈去,却丝毫没有起到阻挡光刃的作用,光刃斩断了他的右臂,鲜血喷射而出。

    躺倒在地上的七七身上的蓝色网络渐渐褪去,又恢复了苍白的颜色,胡小天胸膛也是鲜血淋漓,姬飞花大声道:“跟我来。”

    胡小天抱起地上的七七随同她向前方跑去,没走几步,又看到地上同样人事不省的霍小如,胡小天不忍将她弃之不顾,也将霍小如抱起,带着她一起逃离。姬飞花并没有阻止胡小天,带走霍小如的躯体也并非全无益处,至少可以让魅影无法附体。

    姬飞花对飞船内的结构极其熟悉,开启舱门,率先冲了进去,然后将舱门封闭。她大声道:“这些舱门阻挡不了魅影,她很快就会破门而出,唯有抢先进入驾驶舱,在那里才能多阻挡一阵。”

    胡小天此时忽然想起李无忧交给自己的紫水晶引力源,低头一看,自己的胸膛之上鲜血淋漓,却是刚才被七七撕裂护甲,连紫水晶一并抓去了,再看那紫水晶已经不在,顿时心中懊恼到了极点。

    姬飞花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这才将紫水晶的事情告诉了她,姬飞花道:“来不及了,咱们先去驾驶舱再说。”他们继续向前奔去。

    光刃再度射向空见,只是这次并未斩杀空见,而是化为光球直接没入了他的胸膛,空见整个人木立原地,过了一会儿,方才摇动了一下颈部,周身骨骼发出爆竹般的噼啪响动。他大步来到被封闭的舱门前,熟练地按下密码,将之开启。

    胡小天透过舱门的观察窗向后方望去,看到空见正从后方追逐而来,姬飞花大声道:“魅影已经控制了他的身体,咱们快走。”目睹魅影如此可怕,胡小天也是胆战心惊,可不巧自己又弄丢了紫水晶,而今之计唯有毁去飞船阻止魅影离开这一条道路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后再想。

    姬飞花对飞船的内部结构轻车熟路,打开一道舱门,示意胡小天先行进入。

    胡小天抱着七七和霍小如方才进入其中,就听到舱门关闭的声音,他回过头去,竟然看到姬飞花并未跟着自己进来,还以为舱门出了故障,大吼道:“飞花你快进来!”

    舱门密闭极好,姬飞花虽然看得到他的表情却听不到他的声音,她笑了笑,忽然扬起手掌,胡小天定睛望去,却见姬飞花掌心摇曳的正是那颗紫水晶,望着那颗光芒闪烁的紫水晶,胡小天顿时明白了什么,大吼道:“飞花,你不要这样!”

    姬飞花笑得如此灿烂动人,亲吻了一下自己的掌心,然后又将掌心贴在窗口之上,胡小天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姬飞花引到了逃生舱内,他试图打开逃生舱的舱门,可是无论怎样也不能打开,他放下七七和霍小如,试图用身体撞开舱门,此时姬飞花却一掌将紧急逃生擎拍下。

    胡小天瞬间感到身体被抛离了出去,他大吼着,虎目之中热泪肆意狂奔。

    逃生舱坠入水银河内,那艘巨大的椭圆形飞船缓缓飞起。

    地面剧烈震动起来,皇陵周围的所有人都感到了这来自地底深层的震动,他们看到巨大的皇陵从中分开,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银色船体从皇陵内冉冉升起。

    所有人都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震惊,那艘银色的船体缓缓向上空升腾着。

    黑暗中荧幕亮起,救生舱内传来姬飞花的声音,胡小天疯狂地扑向荧幕,试图拥住姬飞花的影像,可是伊人近在咫尺却又似乎远在天涯。

    “飞花!飞花!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胡小天已经叫得声嘶力竭。

    姬飞花坐在飞船的驾驶舱内,她除掉发冠,如云秀发宛若流瀑般倾斜在肩头,绝美却英气逼人的面庞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表情,双眸望着屏幕那端的胡小天,温婉笑道:“小胡子,没想到离开之前还可以看到你……”

    胡小天已经泪流满面:“飞花,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不能没有你……”

    姬飞花柔声道:“没有我,你还有那么多的红颜知己,失去我,至少还有人可以安慰你陪伴你,而我不能失去你,因为我失去你,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她的眼波如此温柔,美得让人心醉让人窒息。

    她轻声道:“我读到了两颗头骨中的信息,只可惜还有一些并没有领悟到,我若知道地宫之中禁锢的是魅影,说什么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胡小天道:“废话……”他已经泣不成声。

    姬飞花道:“小胡子,别让我看不起你,你是男人,是我姬飞花的男人,我的男人岂可轻易流泪!”

    胡小天用力抹去眼泪,他的喉结剧烈颤抖着。

    姬飞花道:“还有三十秒,魅影算错了一件事,她并没有料到我比洪北漠更加熟悉这艘飞船,就算她不惜破坏这艘飞船,也无法在三十秒的时间内冲破我所设立的防护罩,来不及了……”她停顿了一下,终于想到一句应该向胡小天说的话:“我爱你……”

    “我会去找你,我发誓,就算找遍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我也一定要找到你……”胡小天从心底呐喊着。

    银色飞船倏然消失在天空之中,众人的视野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光柱,周围的乌云疯狂地向其中涌入,云开雾散之时,红彤彤的太阳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天空之中。

    残缺的皇陵在青山绿水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破败,微风轻松,阳光下的一颗蒲公英终于在抖动中分散开来,随风而逝,不知飘向何方,扎根何处……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胡小天都在消沉和悲伤中渡过,没有人知道皇陵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很多人虽然看到了那神奇的一幕,却不知那飞向空中的银色大球究竟为何物,甚至连霍胜男、诸葛观棋、夏长明、宗唐这些亲临现场的人,也只是知道,那天之后有些人再也没有出现过,而胡小天带回了永阳公主七七,带回了霍小如。

    七七已经苏醒,而霍胜男却至今昏睡,秦雨瞳和李无忧都为她诊断过,霍胜男只怕今生也不会醒来,按照现代医学的观点,霍胜男成为了植物人。

    七七苏醒之后忘记了从进入七宝琉璃塔地宫之后的一切事情,而她的基因也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现在的她已经是个纯粹的天命者,从她的体内检测不到任何其他的基因成分。七七的性情也变得温柔可人,从她看胡小天的眼神就已经知道,她爱胡小天胜过自己的生命。

    胡小天从宿醉中醒来,发现龙曦月和秦雨瞳守在自己的身边,秦雨瞳的腹部已经高高隆起,孕相非常明显了,龙曦月满脸关切。

    胡小天坐起身,打了个哈欠道:“来了很久了?”

    秦雨瞳点了点头,小声道:“刚刚听闻了一个好消息,夕颜苏醒了!现在和维萨她们正在前来康都的途中,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见到她们了。”

    胡小天笑了笑,只是笑容中明显带着忧伤,他的脑海中始终回荡着姬飞花最后离去时的笑脸,他的内心始终处于深深自责中,若是自己提早发现姬飞花的动机,或许一切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龙曦月道:“夏大哥已经接到飞烟了,飞烟这两日就会过来看你。”

    胡小天点了点头,仍然没有说话。

    龙曦月的眼圈不禁红了。

    秦雨瞳叹了口气道:“小天,你就算不为我们着想也要为我们腹中的孩儿想想。”

    胡小天愣了一下,却见龙曦月的俏脸红了起来,他眨了眨眼睛充满问询地望着秦雨瞳,秦雨瞳点了点头道:“曦月和胜男都已经有了你的骨肉,咱们家里用不了多久就会增添几个新成员了。”

    胡小天的心中充满了安慰,看到两位爱人明显憔悴了许多,心中不由得歉疚起来,这段日子,自己让她们太过担心了,他可以为了姬飞花的事情折磨自己,不原谅自己,可是却不能因这件事影响到其他人。

    他舒展了一下双臂,然后将两人拥入怀中,轻声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又是中秋,月圆之夜,镇海王府传来阵阵欢歌笑语,却是镇海王胡小天带领一帮红颜知己吃团圆饭,从表面上看胡小天已经从悲伤中走了出来,经历种种波折之后,龙曦月、七七、秦雨瞳、慕容飞烟、霍胜男、维萨、夕颜、简融心、阎怒娇、葆葆、唐轻璇这一个个的红颜知己全都团聚在他身边,无论过程如何艰辛曲折,可最终大家终于可以团聚在一起。自然是数不完的衷肠,说不完的情话。当然还有霍小如,现在的她虽然还活着,可是已经丧失了所有的意识,是无缘参加这样的团聚了。

    晚宴过后,胡小天悄然来到易元堂,其实他本来也邀请了李无忧,只是不知为何李无忧并未出现在晚宴现场。

    李无忧坐在轮椅之上,在花园之中独自赏月,看到月光下先行来到身边的影子,她淡然笑了起来:“不在府上吃团圆饭,来我这里作甚?”

    胡小天道:“这样的时候总得过来探望一下你这位老朋友。”

    李无忧回眸看了看他,轻声叹了口气道:“你仍然没有从那件事中解脱出来!”

    胡小天没有说话,双目投向空中的那阙明月,仿若从明月中看到姬飞花的倩影。

    李无忧道:“这件事怪我,其实魅影并没有想象中强大,七七之所以能够恢复,得益于天命者强大的基因,如果当时我可以多一些时间,就能够想出克敌制胜的办法。”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这就是命,就像命运将我们扔到这个世界,又安排我们无意中做了拯救世界的事情。”

    李无忧道:“我始终在想,魅影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复杂,她可以分裂,可以组合重聚,她有主观意识,有创造力,可是一个完整的生命必然会有善恶的两面,因为任何智慧生命都注定不会是单纯的。”

    胡小天道:“她已经消失了,现在应该已经永远留在了暗黑纪。”说起这件事内心不由得感到隐痛,和魅影一起消失的还有其他人,还有姬飞花,就算他们还活着,也无法摆脱那巨大的黑洞,在黑暗中度过余生。

    李无忧道:“魅影既然一部分被禁锢在地宫中,一部分可以幻化成为凌嘉紫、霍小如,会不会她还有其他的分裂体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胡小天没有说话。

    李无忧叹了口气道:“兴许我现在说这种话已经为时太晚,可是魅影应该远没有达到她最为强大的状态,即便是将她留在这个世界上,或许也制造不出太大的危机,更不用说毁灭世界。”

    胡小天道:“生活总得继续,我们不能终日活在过去的阴影中,应该学会向前看,你说对不对?”

    李无忧愣了一下,旋即又笑了起来:“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不过我听说有人正在集合能工巧匠研究从皇陵中带出的逃生舱,不知又是什么目的?”

    胡小天哑然失笑,他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那个逃生舱,他早已着手拆解并研究逃生舱,试图通过对逃生舱的研究尽快制造出飞船,可以前往暗黑纪的飞船,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就算找遍宇宙的每个角落,他也要找到姬飞花。本来七七是他的希望,可是七七在恢复健康之后,却神奇地忘记了头骨中所有的信息,那两颗头骨也彻底消失不见了,即便是能够找到,头骨的能量也完全耗尽,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

    李无忧道:“我只想提醒你,凭借现有条件,制造出飞船的可能性不及万一,就算你侥幸成功研制出了飞船,也必须先掌握完全克制魅影的办法才能踏上征程。”

    胡小天道:“你总会有办法对不对?”

    李无忧道:“希望永远都在……”

    胡小天道:“也许我应该出去散散心了。”

    九月十六,断云山闲云亭,胡小天独自坐在这座石亭内,坐看云海潮起潮落,深秋的山巅天气已经变得清冷,举目四望,霜叶染红。胡小天并非无缘无故来到这里,而是他记得三年前和须弥天的约定,当时须弥天和他定下了三年之约,给了他半边玉佩,让他三年之后来断云山闲云亭相会。

    胡小天昨晚就乘飞枭来此,一直等到夕阳西下,都未看到有人过来,心中开始渐渐丧失希望之时,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洪亮的婴儿啼哭之声,胡小天心中暗自奇怪,荒山野岭,哪来的婴儿哭声?他循着哭声找去,没多久就看到一块巨石之上躺着一个女婴,那婴儿也就六七个月的样子,生得粉雕玉琢,看到胡小天到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住了他,居然停下了哭声,胖乎乎的小手张开,分明是索要拥抱。胡小天抱起这婴儿,却见她颈部挂着半片玉佩,胡小天慌忙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