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章 暗里行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凌霜不觉眯了下眼,接着缓缓地摇了摇头。

    见她否认,刘佳芸浅浅一笑道:“那许是因为妹妹样貌生得好,让我一眼觉得亲近!”

    这样明显套近乎的恭维立马又迎来叶芳琼的嗤之以鼻。

    叶凌霜瞅着依旧笑语嫣然的刘佳芸心里越发的不踏实了。

    从家中惨遭灭门直到“林霜儿”身死昌义,她两年真实的经历,除了知情的林菀娘,凌霜就连叶太夫人都没再告知过。反编排了在新阳死里逃生后隐姓埋名,两年机缘巧合被菀娘在四处查找叶向荣下落时认出来的故事。

    两年前在新阳疫营中,她虽与几位京中来的少爷小姐们打过照面,但都是将那时还满是疤痕的面容掩在了巾下。

    与她有着血缘之亲的表姐叶芳琼就根本没有认了她来,甚至于在凌霜小心试探下,压根儿就对那个如同草芥一般的林霜儿没有半点印象。

    可刚才刘佳芸的那句见过,却听着有些不象是玩笑虚言。

    凌霜心中存疑待客木讷,芳琼言语略带刻薄,但来访的刘佳芸还是欢欢喜喜地在叶府待了许久,才在街坊四邻居有意无意的窥视中,招招摇摇地坐上了回府的马车。

    “明日,我再来寻了姐姐!”

    刘府跟车的婆子见眉开眼笑眼的佳芸挥完帕子,立即快手快脚地放下了车帘,暗自无语啧啧。

    刘家对着老爷子最疼的芸小姐一向管束松泛,待等回报说失意出宫的小姐因为在重与旧日姐妹续上交情,闺中往来排谴了烦闷,她们这些跟着的下人少不得个个有赏。只不过,想来年前年后,刘家的车马要时时地往叶家往来了。

    果不其然,待到第二日大早,刘佳芸又再次上了叶家的门。

    这一次,她还带上了重礼。

    檀匣子半开,一对金凤钗静静地置在黑色细绒,衬得凤口衔珠越发地青翠欲滴。

    “昨个儿我拿了三哥把在昌义得的那支钗子,就想着曾见了相似的作工。这不,昨个儿我一晚上没睡,最后还真的从自个儿箱子里翻出了这对。”,刘佳芸乐陶陶地捧着匣子,一副心无城府的显宝模样。

    也许是为了示以坦诚,昨天林昀陪同刘佳芸过来时,是当着众人面前得了叶凌霜的允许将在昌义捡到卖凶人的金钗交到了刘佳芸的手里。

    极有可能这对远房兄妹已然早在私下探过饰品来历查出结果,现在不过是交到佳芸手上,让叶家承了她的情,往后配合少生些嫌隙。

    叶凌霜听着刘佳芸漫无边际的卖关子,微微笑着,希冀待着下文的目光直盯在她的脸上。

    就连昨日总爱刺上刘佳芸几句的叶芳琼也没再多话,只伸手要了昌义得的那支钗子,低头细心地翻认着三支钗子之间的不同。

    叶氏姐妹不笨,再逗着玩儿倒是没意思了。刘佳芸收了脸上的戏谑,低声解释道:“凤翅凌风之形有些差异,还有衔珠不同。说来都是京城老字号惜宝坊的手艺。”

    “王家开的铺子?!”,叶芳琼立时抬头应了声,接着转向眼带疑问的表妹凌霜解释道:“这个王家有个叫王龄的,以前总跟着林崇一处厮混,我与刘佳芸都还算熟。”

    “我这对就是王家送的,是庆我进宫陪伴太后娘娘的贺礼。”

    “那,这只钗子是……”

    刘佳芸看了眼被芳琼拿在手里的凤钗,故作懊恨地撇嘴道:“起先我还当王家送了我一人好彩头。可这几日私下探着,他家却是给几个入宫的女孩子都送了重礼,份量仿佛。就连新近被召入了皇宫的江玉娴好象也得补了一份。”

    “你是说这是江玉娴的东西?”

    “只是有可能!”,刘佳芸无奈地道:“我们又揪不到王家心腹的管事,几家一水儿样的礼单都记着衔珠金凤对钗,估摸着各人所得明显些的也只是珠色不同,又哪里真能确认。”

    “除了江玉娴还能有谁?”,叶芳琼冷竖起了柳眉。

    “倒不好说!实话说,我见着这钗觉着眼熟,却是想着在离宫那天在孙巧慧的头上见着过。那颗红宝实在打眼得很呢!”

    “孙巧慧不正是和江玉娴一气儿的!那钗子一定是江氏给她的。而在昌义卖凶杀人的就是……”

    “你怎么不往下说了?”,刘佳芸看着一时语停的叶芳琼,轻声笑道:“任谁会隔天就要进宫,还千辛万苦地跑到昌义灌凉风?”

    “或许事发紧急,她临时拿了这钗子当信物?”

    “将刚得的大礼当信物差人出京做买凶的勾当,还要再拉下物证?”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