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章 师门为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匪徒们惊惧的尖利叫喊和呛咳声瞬间被刀剑砰响掩了下去,不费吹灰就取得胜利的林家侍卫一边绑缚着重新举手纳降的幸存匪徒,一边眼角扫向了正趺坐在车厢旁边的苍白少女。

    方才散开的淡蓝色烟雾还留了些余韵袅袅地眷在叶凌霜的头顶,她抬袖掩着娇丽的容颜,只露出乌羽下一线光洁的额头,额上几滴晶汗和起伏不宁的气息出卖了她由死里脱生后的怯怯。

    弱不胜衣的女孩向来是引人怜惜的。

    但林昀的目光扫过倒压在叶凌霜脚边面目狰狞的那具尸体,意欲向前的步子不禁慢了一拍。

    象是意识到他的迟疑,原本立在他身后一个老成的护卫立时向前抢了两步拦在林昀的身前,先提嗓子问向了透着诡异安静的那一边,“叶姑娘,您还好吧?”

    “嗯!”,叶凌霜轻声应着,一边匀着气,一边独自扶着车辕慢慢地站了起来。

    挡着口鼻的袖子放下,叶凌霜清楚地看到不远处原本正踮脚相看的叶向荣在和她视线相触的一瞬间紧缩了瞳仁,象是看到骇人的虎狼一样僵着身子向后倒退了几步。

    叶凌霜不由地低下了头,垂眸之间正好看见了脚边尸体胳膊上被指挠破的一片衣料,不过寸宽的破洞之下若隐若现露着一片象是烫熟发红的诡异肤色。

    一种意欲翻胃的冲动立时涌上胸口,叶凌霜别扭地转过了头,转过视线直盯着车上的青幔,拼命抑着吐息。

    而方才与凌霜视线对上而又再受了次惊吓的叶向荣怀着侥幸慌慌张张推着躲在他身后的娘子上了车。

    “凌霜原来还是使毒的行家呢!”,林昀示意着手下侍从上前搬了尸体,探究的目光落在了叶凌霜的身上。

    “我不过幼时曾得机缘习了些微末的傍身之技。”,叶凌霜的声如蚊蚋地不打自招,接着撩起车帘,自顾自地躲进了车厢。

    重新归整的车队默默无声地从小院门口离开,就象清风过涧,须臾之后就不见微澜。

    马蹄车辙声入耳,更显得四周寂静。端坐在车厢里的叶凌霜闭着双眸,伸手摸了摸脖颈上残留的红印,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虽说从来都对林昀未起过半点淑女之思,但叶凌霜此前故作镇定抽身离开第一次出手毒杀人的现场之时所体察到的细微变化,还是让她心里不太舒服。

    由京来平县的路上,林昀和他的随从对着弱小无依的叶凌霜都或多或少地露着怜恤之意。而她被挟以为质的时候,目光所及那一张张焦急愤恼的面孔都尽写着真诚。

    军中汉子不擅长掩藏心思,所以在搬动着那具毒发青紫的尸体时看她的神色也同样明晃晃地写着震惊。林昀身边的那几个更甚,自以为掩饰得巧妙地将林昀隔了开来,好象深恐着她会误伤了他们的小主人。

    又或者是唯恐林昀年少,会不知轻重地招惹了毒妇的青眼,以至于日后不得脱身?

    “怪不得他从前总不愿让我习毒呢!”,无声的喟叹在叶凌霜的胸口匝了几圈,涩意满满地咽了下去,接着她再仰起头,又露出了一脸明媚的微笑。

    若未曾习毒,遇上了今日的情形该如何?相较着将性命放在别人的同情可怜上,还是自个儿有手段保了自个儿的命才是正经,就算是遭了世人的疏离排斥,又能如何?

    “能活着就是最好!”,雪白的皓腕抬起,叶凌霜盯着双手染着红色蔻丹的指甲,眼中不由地露出了些许疑惑。

    当初次亲手杀人的心悸和遇到排斥的难堪悄然散去,叶凌霜这才意识到她方才愣头愣脑地险些出了致命的纰漏。若不是掐着她脖子的壮汉可能恃着身强力壮在大冬日里穿着单衣,也机缘巧合地让她抓破了衣袖,那么现在躺着尸体就该是她的了。

    可是……可是虽然甲片上涂着能致人死命的毒药,但因为防着误伤,她染得应该是在还能给人一刻喘息施救余地的“绯霞”才对。

    总不成那个看上去凶悍强健的匪徒实则身具着恰合毒性的宿疾,因此让她得以误打误撞地要了他的性命?

    几番思量,越来越觉得诡异的叶凌霜不由地恼恨自己未曾细查了那个被她毒杀的匪徒尸首,证明因由。而在凌霜独坐车厢冥思苦想之际,附在她的脚腕上的一点暗红悄然地没了踪迹……

    一路上紧皱眉头叶凌霜憋着心思想要寻着机会找林昀提了验尸的请求。可不知是林昀故意避着,还是他的下属有意隔离开两人,直到距着京城城门不远,叶凌霜才好容易在车队小歇之时跟林昀搭上话。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