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章 云锦后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枝精美的金凤钗落在叶凌霜的指间。

    “等我们赶到听雨茶楼,那儿的人早跑了。里里外外细搜了一遍,只找到这支钗子!”, 林昀轻声的解释中难掩懊恼。

    此前在茶楼里问过小二,得知那帮人所包下的雅间后,他亲自登楼看过。那个当街三岔口的位置正合适作着望塔,清清楚楚看着外来人的行踪。

    叶凌霜不由地眨了下眼睛,“收买匪徒的是个女人。”

    “从京里来的车马,贵家小姐打扮,身边还有着几个奴仆前呼后拥。只是店家并没看清那人的样貌。”

    未出阁的小姐打扮?如果幕后真是江家,难道是江玉娴?

    嘴间噙着凶嫌名字的叶凌霜沉呤了会儿,又摇了摇头驱走了自个儿的荒诞想法。

    众所周知,江玉娴将要进宫,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又怎会帮着她的娘亲远赴平县做了买凶的勾当。如果因雪阻了行程,误了宫中来接的车马,就不仅仅是得不偿失了。

    “但看着钗子的质地做工,不象是普通货色。待等明日归京,我们寻了识货的行家认认,说不准能立时晓得了它的主人是哪家的了!”

    也无法再找着其他线索的林昀笑着安慰了叶凌霜。

    叶凌霜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

    雪夜寂冷,让时不时的婴啼声分外刺耳地钻进凌霜的耳朵里,让她辗转难安地坐起身象是座雕像似的守在窗边望着院子里的一片雪白。

    当日新阳死去的亲人中,如果说叶氏母女受了恶人报复无可逃脱,那么枉死的小弟弟庆儿才是最最无辜的一个。

    时过经年,凌霜现在细想着,居然无法描摹清庆儿死去时的模样。记忆中最清晰的庆儿很小很小的时候,也同样是个小孩子的她好奇地扒在摇篮边伸了一只手指,就立即被襁褓里的婴儿握紧了小拳头死死捏着不放时而左右四顾的无措。

    庆儿雪白幼嫩的小脸上缀着一双如星样的黑眸,就象昨夜她在那个妇人怀里看到的孩子一样。

    翌日一大早,小院门口就多出了几辆马车。有昨晚丢在半路又再赶来的叶家车子,还有为了带着叶向荣一家和那些匪徒而新置来的。

    叶凌霜早早地立在车前,静静地望着从小院里垂头丧气走出来的叶向荣和他那个满脸写着不平的新妻。

    昨晚她在收下凤钗之后,曾与林昀探讨过就此将叶向荣夫妻放归是否可行。但到最后,还是认为既然叶向荣已招惹下匪徒灭口,若是南归反不如直进了洛京住进高墙大院,还更稳妥可靠些。

    对着抵触的旧亲叶向荣,她有着几分不知该如何讲道理的尴尬,所以昨晚是由着林昀与他细谈。

    看着早上夫妻俩人对出发的配合,应当也想通了一些关窍。

    “娘子走吧!”,叶向荣一手打着车帘,一手扶着抱着孩子的妻子,却在黄氏的提醒下看向他们所乘马车走来的叶凌霜。

    叶凌霜面如平湖,眼神冷冷清清地掠过面前一对神色复杂挤在一块儿的夫妻,默默地伸出了袖在披凤下的一只素手。

    一只小巧的暖手炉递到了叶向荣的跟前,“给孩子的!”

    男装少女的声音冷淡至极,但形同对陌生人施舍的态度却让叶向荣的眼睛不禁一亮。

    他挤眼示意着黄氏收下凌霜的好意,接着挡在了意欲离开的凌霜身前,腆着脸求恳道:“小小姐!到了京城,你能不能让小的一家住到靖海侯府去?小的不想给叶家添了麻烦……”

    在昨晚弄清林昀身份之后,叶向荣对着江家的恐惧稍降了些,更是对着自己一家的未来思前想后考虑了许久。

    不谈远虑,但讲近忧,有着私兵侍卫的靖海侯府自然是比还跟着一堆中下级官员挤在坊巷里的叶家安全许多。

    “你们先上车吧!”,叶凌霜微恼地皱起了眉头。叶向荣夫妻两个背靠着马车看不见院门情形,但她却能看到那几个被缚着葫芦串儿的匪徒正被押着走了出来。

    只是她有心快点避回自个儿车里,只想趁着林昀不注意缠着凌霜同意的叶向荣却喋喋不休地拦在了她的身前。

    叶凌霜无奈地露出了一丝怒容,压低声音狠厉地斥道:“你们自是要回叶家见了旧主的。又有什么脸面强要进了侯府?”

    世上人最怕比较,不独与别人比,几年后的现在与几年前的曾经比着,也会让人感叹着物是人非。印象中任着家中顶梁柱的磊落汉子现在变成了个精于算计的小老头儿,实在让人无法正目。

    “反正姑娘也要做了林家人……”

    “什么?!”,叶凌霜质疑地瞪起双眼盯住了插话的黄氏。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