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6章 生死瞬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枫每次想起,若水是为了孩子才躲到灵界去的,心都在滴血。

    妹妹,为什么你要一个人承担两人的事情。如果当初你不走,我会像个男人似的站在众人面前,不管所有人的责难。

    白枫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缩头乌龟,每天都被愧疚所灼烧,直到死去才能解脱。

    尽管十年即将过去,悔意却一点未曾减少。

    想象他们的孩子一定是非常可爱的男孩。都说血浓于水,他似乎感觉到儿子呼吸,以及强有力的心跳,在飘渺的宇宙间存在。

    那双眼睛一定像她母亲那样可爱明亮,身体一定和他一样强壮。

    今天是判决日,如果今天过去,他还没有看见妻子的身影,他会毫不犹疑地跳下去。

    如果他们今天没有回来,就是已经遭遇到不幸,或者回不来了。不管是什么情况,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生命是什么,是与亲人相依相守,是怀有希望的等待。

    如果没有希望,一切都毫无意义。

    白枫事业有成,已经是副局级干部,在这座城市中属于凤毛麟角般的人物。由于若水的离去,母亲的无数次算计,内心及其脆弱。

    黑夜漫上来,失望出现在他眼眸中。风儿仿佛知道他的感受,围绕在他身边打转,几片枯叶从郁郁葱葱的大树上飘落,带来死亡的气息。

    白枫感到黑暗就像亡灵的翅膀向他身心挤压过来。

    难道妻子和儿子都是远处山间的雾色,永远存在他虚无飘渺的幻想中,难道她们永远不会真实地出现在眼前!

    十年来,他心中绷紧的弦已经被磨砺得千疮百孔,就要断了。他等待了十年,不想在无望地等待下去。没有爱的日子过够了,如果拥有来生他希望还能遇见她。到那时他一定不会放手,不管她走到天涯海角,不管任何原因,他也不会放手。

    夜色弥漫上来,远山近景都看不清了。

    他毫不迟疑地往前走去,他知道前面不远处就是悬崖,他也义无反顾地走下去。也许一切都该结束了,就让生命随风而去吧。

    突然,他耳边听到呼唤声。他以为是风的挽留,心中感叹,在他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风也追随而来,是希望与他作伴吧。

    也许风也感觉孤单,那就随我一起走好了。

    此时,天边正快速飘过来一朵云,云层上方正是焦急万分的若水,和牵着妈妈手,萌态十足的白梦。

    白枫神色平静地继续往前走去。

    风吹起他额前的乱发,在静夜中画出最后美妙的一笔。

    远处的声音清晰了许多,有人在呼喊着什么。

    白枫猜测:也许在这荒郊野岭,有人在祭奠自家的亲人,没想到还有和他一样凄苦之人。

    都说幸福总有相似的地方,不幸却各有不同。

    自己已经是穷途末路,了无生趣,管别人闲事做什么。

    脚步停顿片刻,他继续往前走去。

    他知道很快就要到达悬崖边上,一切都要解脱了。

    但愿得阴曹地府能看见她,我的爱妻和儿子。

    这时,他感觉更大的风迎面吹来,他有点站不住脚,风中送来更清晰的声音。

    “白枫,你在哪里?”

    怎么有人在喊我的名字,难道已经到了冥界?白枫努力睁大眼睛去看前面的视野,却发现眼前一片模糊。

    他感觉风吹在脸上,带来彻骨的寒意,下意识地脚步往旁边挪动了下。

    这时,他的脚塌陷下去,原来他已经走到了悬崖边。常年日晒雨淋悬崖边上的土有点松动,他的脚正踏在危险地方。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又听到了那声音,是女人的声音,亲切中带着熟悉的感觉。

    “白枫,我回来了!”

    还有稚气孩子的声音透过黑暗传来。

    “爸爸,你在哪里?

    若水,我的爱妻,难道是你来找我?儿子也回来了,他惊喜万分。

    他刚要呼喊,发现脚下的泥土已经开始塌方,身体开始倾斜,尽管他用力跳跃起来,却感觉力不从心。

    泥土不断跌入悬崖发出了巨大的回声,仿佛地狱的吸力。

    他情急之下大声回应。

    “我在这里!”

    尽管他往回跳跃了一步,离开了悬崖少许,脚下的着力点却造成了新的塌方。他感觉死神在逐渐逼近,绝望地再次喊叫起来。

    “老婆儿子,我们来生再见吧!”身体随悬崖上跌落的泥土快速掉落下去。

    他心中绝望地呼喊:为什么老天爷不给他们全家重逢的机会,为什么他会这样倒霉,老婆孩子就在眼前却没有机会相见了!

    正在自由落体的瞬间,他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