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肃武皇帝重生记(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见到沈观潮一行人时,正是夏末,刚满周岁的萧煦正让肃武皇帝认为,他可以开始怀抱美好的期盼之时。那天,他领着蠢弟弟理查德和靠谱的弟弟萧煦在王城以西观看小丑的演出,虽肃武皇帝不爱这个,但蠢弟弟和靠谱的弟弟似乎都相当感兴趣,作为兄长,肃武皇帝自然还是要拉下脸来陪一陪的。

    马戏团里的小丑表演迎来无数笑声的同时,肃武皇帝在远远的人群中,发现了一支明显与街上氛围完全不同的队伍。他们长袍飘然,博带当风,在夏末午后的暖风里,仿若世间最动人的诗歌,且行且吟,在热闹的大街里,如一脉清泉般穿行而过。

    也许是受了外洋诗歌的感染,也许是太相信着故土与故乡人,乡音、乡味、乡俗、故乡人都已经渐在肃武皇帝的心中诗化。自然,肃武皇帝就是再诗化,也比不上一个三流诗人,他脑子里所流淌的曼妙句子,多半都是从行吟诗人们嘴里听来的。

    “国王陛下家乡那句‘宛若行云流水’,也许就是现在这样。”

    “赞美上帝……”

    “……如同天父花园里穿行的精灵,雪松、鸢尾、紫罗兰,无数动人花朵的簇拥……”

    肃武皇帝:行吟诗人一向来夸张无比,逮着点芝麻都能夸成西瓜,逮着个姑娘都能夸成仙女。

    不等肃武皇帝作出反应,沈观潮一眼就在人群里发现了与众不同的小卷毛,这里唯独有两个黑发卷毛,一个是肃武皇帝,一个在肃武皇帝怀里抱着:“小萧澈啊,还记得我不,我是你沈爷爷。”

    肃武皇帝:我这辈子十分不想见到你,谢谢,咱们能再也不见么!

    沈观潮一点不计较肃武皇帝的爱搭不理,伸出魔爪过来揉脑袋,大概是在表示亲近。要光揉毛,肃武皇帝还没什么,偏沈观潮一边揉着卷毛一边还特不明事理地说:“萧澈呀,带沈爷爷瞧你爸爸去,还记得沈爷爷的糖不,带沈爷爷去,沈爷爷给你糖吃,这可是远从长安城带来的苏记麦芽糖。”

    肃武皇帝:我为什么以前就没发现沈观潮是个不懂得看眼色的混帐。

    沈观潮明显没懂,十二岁的肃武皇帝虽已经开始拔高个,跟春笋一样见风就拔节向上,但沈观潮身材亦十分高大,所以肃武皇帝对沈观潮来说,仅仅还是个小孩子而已。

    沈观潮一路“沈爷爷”自称下来,肃武皇帝已经在心里暗下决定:老子这辈子都不要再搭理你了。

    但,很快,肃武皇帝又转了念,心里想的是:如果我告诉老沈,老沈大概会下巴都掉下来,而且“沈爷爷”什么的,到时候就不是我尴尬了,而是老沈呐。

    于是,肃武皇帝恶意顿生,在他感受到来自整个世界的深深恶意后,他决定向外散发一点黑死气场。沈观潮抱着小小卷毛萧煦还一点没察觉到什么,一个劲地逗着小小卷毛,小小卷毛淡定无比,任凭怎么揉怎么折腾,都抱以“有齿之笑”。

    不过,肃武皇帝猜中了结局,却没猜中开篇儿。

    领着一队人往王宫去,他没要侍卫侍女通秉,而是自己领着人去办公室找蠢儿子和儿媳妇。蠢儿子通常在这个时候,都在与伊丽莎一起处理公务,伊丽莎凭着她生于此长于此,扎根在此心怀在此的优势,以及高出蠢儿子一大截的胸襟气魄,往往在公务上能给蠢儿子提出许多中肯且有用的建议。

    通常来说,这样的时候蠢儿子和伊丽莎都会十分和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