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肃武皇帝重生记(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当华国使节团带着王子殿下一同前往国王陛下的父国大夏时,王子殿下还没有料想到此行会有什么样的困难。他满怀着期待,想的是“好盆友门,卧门油能债一起了”,华丽的洋文腔调。他还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戏弄他的“好盆友门”,各种洋文腔,各种异国王子范儿,甚至还有各种捉弄和戏谑。

    这些想象,一直持续到王子殿下看到海岸线,看到袁州,看到袁州道台衙门为止。

    在使节团前往道台衙门交涉的时候,身为肃武皇帝的智商才开始觉醒。接着肃武皇帝就被自己给打击到了,他那些老伙计最小的现在也比自己大四十好几,大的……估计只能上上香聊表哀思。

    肃武皇帝的脸瞬间阴沉,整个人都不好,整个人都不对,肃武皇帝这时体会到了那句话的真正涵义——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整个世界的恶意。

    迎接他的,是沈观潮的闺女女婿,还有他们的孩子,以及他那皇帝侄子的儿女……然后,还有沈观潮和叶思源。看着满满一屋子的人,看着他们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们都仿佛在说“你是谁呀,好歹介绍一下自己”眼神。肃武皇帝开不了口,他要怎么说他是自己的转世,他要怎么说他转世成了自己儿子的儿子,肃武皇帝到现在还不肯承认,他现在是自己的孙子。

    最后,他只说出一句“安亲王是我爹”,然后就坐到一边去闷声闷气地坐着,谁来他都不想搭理。他很郁闷,他很想对沈观潮说“老伙计,是我呀,你哥哥我又回来了”。他很想对那老“小娃娃小娃娃”哄他开口的叶思源说,“滚蛋,你个老不羞”,他还很想对顾凛川说一句“小子,你居然敢认不出我来,枉我当初那么提拔你”。

    他的所有郁闷及压抑着的怒气,都在沈观潮某天躬身抱起他的时候开始隐隐爆发。

    沈观潮抱着他,揉着他的卷毛,还仔仔细细地看了看蓝眼睛,然后露出笑容:“挺好看的,这模样跟你那不成器的爹得有四分像,脾气倒一点也不像,你爹沉不住气,倒是你,几天都能不说话,跟谁生气呢?”

    肃武皇帝:老子想抽死你。

    很明显,沈观潮没有感应到他的怒火,不知从哪里摸出块麦芽糖来,在他眼前用力晃了晃:“小卷毛想不想吃,这是糖,甜甜的哟,来,叫声沈爷爷,沈爷爷就给你更多更多的糖糖吃。”

    说着,沈观潮就把糖往他嘴边塞,肃武皇帝愤怒再也压制不住,因为他居然张嘴就把小块的麦芽糖给咬在嘴里了!肃武皇帝立时整个人阴沉得像一出黑暗时代的戏剧,在沈观潮怀里用力挣扎:劳资是肃武皇帝,泥家陛下,泥居然敢这么对劳资,信不信劳资分分钟弄屎泥。

    沈观潮肯定没明白,越挣扎越抱得紧,肃武皇帝最后有气没力地停止挣扎,在使节团团长笑眯眯的慈和温柔眼神里,郁闷无比,心酸无比,伤感无比地靠在沈观潮肩头无声呜咽:混到这一步,在古往今来的皇帝里,朕大概是独一份了,呵呵呵……

    沈观潮大概觉得他是想家了,轻声柔调地哄道:“小卷毛不哭,想爹妈了就早点回家,虽你那爹不很靠谱,但当爹应该还是不错的。”

    “诶,别哭了,原本是买来哄阿沁的糖,都给你行不,别哭别哭。”沈观潮说着不轻不重地拍小卷毛的背,把一小袋麦芽糖全塞到小卷毛怀里。

    然后,小卷毛更加伤心了……

    没有人懂得小……啊,肃武皇帝的忧伤。来前,肃武皇帝还想过要去瞻仰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