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56番外-慕容祎(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慕容祯起身,几步走到他的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听说你一直想从苦寒之地救回你被贬的父亲?”

    这事,他是如何知道的?慕容祎立马想到了镇恶,这孩子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一定是他说的,否则慕容祯怎会知道。

    慕容祯又道:“慕容祎,今儿与朕奕棋,朕给你一个时辰,只要你胜了朕,朕便将你父亲放回广平候府,让他与你团聚?如何?”

    要用棋艺来救人?慕容祎仰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慕容祯,“怎么?不敢比么?”

    九年了,慕容祯登基九年,皇位坐牢,他的几个弟弟们都可以独挡一面,哪个弟弟不是支持他的,老豫王、摄政王慕容运这个父亲做得很成功,他成功地将几个儿子的心拧成了一股绳,无论是过往还是现在,几个儿子皆是以慕容祯马首是瞻。

    “臣恭敬不如从命。”

    小邓子令宫娥取了棋盘,相对而坐,只片刻,慕容祎就惨败,他呆呆地盯着棋盘,难道是这几年他疏于练习,竟惨败如此。

    还有机会。

    又一局开始,半炷香后,慕容祎又输了。

    慕容祯摇了摇头,“你的棋艺,怎这么差,朕记得当年你的棋艺没这么糟糕?”下了三局,慕容祯便没了兴致。

    慕容祎固执地抱拳:“皇上,请!”他收拾了棋局,做好了再下一局的机会。

    慕容祯看了看一边的箭漏,还没到一个时辰,又耐着性子下了一局,这一局,慕容祎似更用心了,每走一子都颇是凝重。

    慕容祯当年没治慕容祎的罪,如今也不在乎放了昔日的蜀王慕容过,在苦寒之地长达九年,慕容过也不过是垂之老矣的老者,再多的意气风发也没了。

    这一局,慕容祎还是输了。

    他还是不服,要再下一局。

    这一局,慕容祎竟已一子险胜,一看自己赢了,当即抱拳跪拜:“臣慕容祎谢吾皇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是怕慕容祯返悔,是他自己说若慕容祎胜了棋,就放慕容过回广平王父子团聚的。

    慕容祯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来人,着翰林院拟旨,令罪臣慕容过回返广平县与广平候相聚养老。”

    小邓子领命,让小太监去翰林院传旨。

    慕容祎心情大好,他总算赢了慕容祯,抱拳道:“启禀皇上,我儿慕容沣去了何处?”

    小邓子轻声道:“广平候不必担心,皇后瞧慕容沣甚是可爱,带他去御花园了。”

    “臣告退!”慕容祎出了养心殿,往御花园移去,远远地就看到有几人坐在凉亭里,镇恶小小的身影异常醒目,却是凉亭里太子正与三皇子在下棋,云罗与镇恶坐在一边瞧看。

    慕容澈下了一阵,蹙眉凝思,云罗摇着一把锦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并不支声,倒是太子慕容浩有些不耐烦了,“与三弟下棋最没劲,百下百输。”

    慕容澈一听这话,有些不乐了,稚声叫嚷道:“你和皇娘下,还不是百下百输,你且赢娘一回试试,哼!等再过几年,我一定下得赢你。”

    太子见他生气,抿嘴笑了,道:“母后,还是你来下吧,澈儿这棋艺着实得再练几年。”

    慕容祎进了凉亭,抱拳行礼,太子看了一眼,所有心思都在棋上。

    云罗道:“广平候来得正好,不如替三皇子把这剩下半局棋子下了如何?”

    又是下棋?

    慕容祎看了一眼,对这残局倒生了几分兴趣,抱拳应下,会在慕容澈的位置上,慕容澈年纪虽小,立在一边瞧得很认真。

    有宫人过来,附在云罗耳边小心地说了几句,云罗先是意外,然又是微微一笑。

    慕容澈嘟着小嘴,因他离得最近,此刻大声道:“皇爹会输棋?我才不信呢?该不是他故意输的吧?每回为了哄皇娘高兴,他就故意输棋。”

    人前,慕容澈称父皇、母后,私下里都唤皇爹、皇娘。

    慕容祎心下迷糊,听三皇子的意思,并不是慕容祯输棋,根本就是故意下输的。

    他输了!他居然输给了太子殿下。

    慕容澈道:“皇娘,你恢复刚才的棋局,你再与大哥下,你一定有法子下赢的。”

    云罗道了声“你呀!”

    “我只是棋艺不精,并不是下不过大哥。”慕容澈眸光熠熠。

    云罗轻叹了一声,一手捧着锦扇,一手拾棋子,片刻之间,就将棋局恢复成慕容浩兄弟早前的残局。

    慕容祎意外地看着棋盘,连他都记不得早前的模样了,可云罗竟记得如此清楚,有宫娥移了绣杌,云罗坐下,神色凝重。

    不多会儿,慕容浩再一次看着棋盘发呆,明明是他要胜的棋局,可现下竟是惨败如此,一样吃惊的还有一边静立的慕容祎父子,慕容祎早前输了六子呢,可云罗却让太子输了五子。

    慕容澈嘟囔道:“在养心殿里,皇爹肯定是故意输棋的,这么多年,除了他故意输给皇娘的几回,皇娘就只赢了一次,皇爹一输棋,皇娘就罚他一个月不许上床,哈哈,吓得他再不敢输了……”

    当着朝臣、外人,慕容澈几兄弟唤父母为“父皇”、“母后”,在只有他们皇家自己人时,他们则亲切地称“皇爹、皇娘”,倒也别致而亲近。

    慕容浩愤愤地瞪了一眼,这是自家的事,倒被慕容澈当成趣事地说与外人。

    慕容澈似回过神来,立马道:“所以说,皇爹就是故意输棋的,广平候连大哥都下不过,自然下不过皇娘,离皇爹的棋艺这还差了一大截呢。”

    慕容祎脸色难看,这几年他的棋艺竟后退如此了,竟连慕容浩都下不过?

    云罗道:“澈儿,你是主人,带慕容沣四下转转,你们年纪相仿,想来是合得来的。”

    慕容澈应了,拉着镇恶去玩。

    云罗依是含着浅笑,“皇上,早就生了放慕容过回广平县养老的心思,他不过想寻个藉口,永乐元年那场变故,有多少人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