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94回 欲归乡,不断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明天空闲,把先前欠的补上。)

    这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正是苏东坡的那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所以在北京城里晃荡了几天之后,梅荣华和朱子涵终于要转身归乡。这次离别不似以往,毕竟这城里没有什么亲人朋友,仅仅一个刘希夷也不过是泛泛之交,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丝毫的交集。

    世界上有太多的人,如果把每个人都比作二维乃至三维内的一条线,那么这些线更多的是平行,而非相交。所以,有的人错过就错过了,不需要惋惜忧伤;而另外一些人,如果注定再见,就算错过也会再次相逢,更不用去唉声叹气感叹些什么。

    所以梅荣华和朱子涵走的义无反顾。刘希夷坚持相送,那就送吧,真正看着一辆经历过风吹雨打已经没什么光泽的马车背影离开,他还是感慨,这才是风一样的自由,说来来,说走走,没有丝毫的牵挂和忧愁。至于两人的冷漠,他自然没有因此而介怀,反倒让让更加不舍两人来,或许终有一日,自己也会去往那个叫做朱家寨的村落里看看,他们生活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模样。

    风乍起,吹皱一池秋水。落叶纷飞,草木开始枯黄,萧瑟的气息终于显现出来,让天地都为之悲上一悲。

    马车上,梅荣华问道:“看得出来,你极喜欢这个新认识的朋友。如果你开口,我们可以多留几天的。这么看来,我的子涵表哥还是老闷蛋。”

    朱子涵说道:“你这嘴里说不出来好听的。刘希夷这人,挺合我的脾气,是个不错的青年子弟。哎,你话说的是没错,就算再留几天又能咋样呢,早晚要走,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明明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人。话里话外表现的跟看破了红尘历经了沧桑的老头子一般,梅荣华瞪了朱子涵一眼,没有再接话。

    对于运气不好的人,喝水能呛着。吃饭能噎着,连走路都能跌倒摔着……可是有些人天生就是运气好,走多了夜路也不会碰到鬼,一如梅荣华和朱子涵,来回不知赶了多少天的路,荒郊野岭走了不少,也不曾遇到强盗土匪之类。这让梅荣华有些失落,毕竟她还幻想着路遇劫匪,朱子涵英雄救美,又或者劫匪被二人所伏。屁滚尿流狼狈而逃,多少也是美好的回忆,可惜用不了几日就要到家,路上依旧平平淡淡,一匹马。两个人,一阵秋风,两声鸟鸣。

    “子涵,既然你要考功名,那咱们做生意的打算是不是就落空了?”问这问题的时候,梅荣华还是有点失落的,因为似乎这个问题就是白问。说完。她静静看着她,脸上挤出一抹淡淡的笑。

    朱子涵没有回头,仍旧看着前方的路,认真地赶马车,声音不大,回道:“你说你平日里脑子挺管用。这段时间怎么就这么糊涂?”一阵凉快的风吹过的,他顿了顿,“京城繁华,商业繁荣,是再适合做生意的地方。村庄旮旯里本就不富裕。哪里能让你赚钱?就算真的赚了钱,面对父老乡亲,总也不好意思。”

    “虽然没有这个经历,但从爹身上,我看到了一点,也悟到了一点。那就是,你挣钱,要么就不挣钱,要么就挣很多钱。介于二者中间的最终于惹人嫉妒,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朱子涵的语气很平淡,像是在讲一个没有味道的故事,脸上却极为认真,“既然懂了挣钱的念头,那自然是挣大钱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到了京城,你想做什么生意,我陪你。”

    “你就装吧,在我面前装什么成熟,你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可都看着呢。”梅荣华甩袖,不屑地说道。

    “嘿嘿。”朱子涵狡黠一笑的,“当初你给我讲孙悟空和如来佛祖的故事,如今看来,我就是那孙悟空,你便是如来佛祖。我再怎么翻跟头,也飞不出你的手掌心。不过就算飞不过,总也能在你指头边上撒泡尿。”

    梅荣华终于放开笑起来:“又没正经。”

    谁知道朱子涵猛然就扭了头,手在梅荣华的下巴一扶,嘴巴就凑了过来,结结实实吻了上去,梅荣华只觉得软绵绵的要倒在他怀里,嘴唇上软软柔柔的,像极了前世的棉花糖,叫人舍不得离开半分。就在她闭上眼睛的时候享受不已的时候,他却离开了,说道:“这才叫做没正经。”

    就在两人马车过去的路旁,一个男子眼睛瞪得活像铜铃,嘴巴大张,下巴差点掉在地上,也难怪,一个老老实实的庄稼人竟然在大白天里,看到一堆青年男女嘴巴贴在一起,这是一番怎样的景象,简直就是人生难得一见。夜里床上和自家媳妇是一,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自然是另外一回事。回去之后,跟人讲起来,恐怕互相传个十天半月都不成问题,肯定也有一些人不相信,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天下间呢?

    那人的眼睛死死盯着马车,谁知道车上的男子忽然探出头来,朝他笑了笑,一只眼睛还眨了眨,似乎在说“你懂的”。可是他如何能懂?打死也不会懂!呼吸急促的简直好像是被男人调戏的小媳妇儿,脸上红的能滴出血来。

    梅荣华探出头看了看那人,也笑了笑,不过带了些抱歉的意思,重新坐好,说道:“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就不怕人家韩一帮子人过来,把咱俩活活打死?”

    朱子涵不说什么,用嘴巴再次堵住她的柔软温柔的嘴唇,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打着架,良久无法分开,不能分来,不想分开,也无法分开。最后还是梅荣华把他推开,指了指前面的路,示意他好好赶车。她从他身旁起了身,钻进了车厢里。

    倒不是她怕冷,而是恐怕肚子受了凉,毕竟薄薄的肚皮下,有个小生命。

    月事不来,路上又让游医把过脉,已经可以确定是有喜了。这也是两人想赶紧回来的缘故,怀了孩子,长期颠簸总是不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