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7章 红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他总算是知道了那个男人是谁。

    宋怀义恨恨的咬着牙齿,只当这就是惹了童珠儿伤心那男人的脖子。

    咔蹦一声,筷子断了。

    方翠微和童知信同时看向他。

    宋怀义脸色微红,干巴巴的笑着道:“这筷子做的实在是太拙劣了。”

    ……

    童珠儿回到房里头,奔赴床间,扯了被子用力的将自己给蒙上。

    她以为自己不会哭的。

    可正当面对着刘宸的时候,她却是没法骗自己。

    刘宸就是个混蛋,二姐嘴里说的渣男!

    叩叩叩,敲门声传来。

    “珠儿……”

    方翠微在外头小声的喊。

    童珠儿擦了擦鼻子,拍了拍脸,道:“娘,什么事?”

    “珠儿,怀义有话要对你说。”

    童珠儿起身开门,宋怀义揉搓着衣袍,低垂着脑袋站在门边。她看了看四周,方翠微却是不见了。

    “有事?”

    “嗯。”

    “说吧。”

    宋怀义抬头,瞄了眼童珠儿,见童珠儿正瞧着他,整个人就好似受了惊吓的小猫,嗖的又将脑袋给低了下去。

    “到底什么事啊?”

    童珠儿翻了个白眼,无奈的道。

    与宋怀义相处了没几天,可她对宋怀义的性情却是极为的了解。

    真不知道他一个大男人是怎么长大的,竟然比姑娘家都要害羞和腼腆。

    “我…我有话要对你说。”

    “嗯,说。”

    “……”

    “不说我关门了。”童珠儿身子后退,抬手便是要关门。

    “别……我说,我说……”宋怀义死死地在这门板,硬着头皮道,“我,珠儿姑娘,你看我怎么样?”

    童珠儿狐疑的打量他。

    “肤白齿红,像个姑娘。”

    宋怀义面上一红。

    童珠儿有点儿分不清,他这是被气的呢,还是因为害羞呢?

    “珠儿姑娘,能别开玩笑了吗?”

    “除了脑子有些呆,其他的还好。”

    “真的?”

    宋怀义眼睛亮亮的瞧着她。

    童珠儿心头咯噔一声,脑子里飞快的转过一个念头,“你不会是?”

    “对,珠儿姑娘,我要娶你………”

    “珠儿要嫁人了?”

    国公府后院,童枝儿吃惊的看着方翠微。

    方翠微嘴角上扬,额头眉梢都是笑意,“是啊是啊,要嫁人了。”

    “哪家的?叫什么?做什么的?生的怎么样?性情如何?”

    童枝儿着急的问道,心里头也有点小激动。

    “那人你也认识。”

    方翠微道。

    童枝儿在脑子里将自己认识的人都搜寻了一圈,却还是没有结果,“娘,我猜不到,你说吧。”

    “就是带咱们珠儿回来的那个宋怀义。”

    “他?”

    “嗯,你觉得怎么样?”

    方翠微凝视着童枝儿,问道。

    “读书人,脑子不太灵光,有些死板有些呆,不过性子倒是不错,模样也还不错,就是不知道他家里头会不会反对……”

    方翠微原本便是对宋怀义很是满意的,此刻听了童枝儿这般说,心头满意更甚。

    “他同我说了,家里头只有一个母亲,底下还有一个妹妹,居住在江南,家里头有两亩水田和十亩果林。水田租给别人,他们亲自打理自家的果林,靠着田租和卖果子的银钱过日子,倒也勉强饱腹。”

    童枝儿点了点头,独自带着孩子长大的女人,生活总是艰难一些,不过能够将宋怀义教的如此好脾性,想来宋怀义的母亲也是个明理的,将来珠儿嫁过去,也不会受苦。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只不过,宋怀义此刻还要参加科考,所有的事宜便是等到科考结束之后再打算。

    日子过得慢慢悠悠,转眼,便是到了季节成亲的日子。

    国公府张灯结彩,宾客如雨。

    童枝儿与大夫人、二夫人在后院里,一道招呼前来道贺的女眷。

    如今季礼和季节受到皇上重用,前来国公府恭贺的人,相较于以前更是多了两倍有余。

    没有请帖的,也带来了礼物。

    人家前来恭贺,也总不好不让人进来。

    童枝儿与大夫人和二夫人商议一番,便是让人在院子里摆了流水席。

    好在今日的天气还算暖和,院子里置了炭火,拉上屏风,倒也暖和。

    今日的主角是季节。

    不过,招待宾客,季礼也少不得分。

    吃过晚饭,送走诸位女眷,童枝儿回到院子里,季礼还没有过来。

    让小陶去问,他还在前头帮着季节挡酒。

    男人们总是爱喝酒吃肉的,尤其是在成亲这样的大日子,更是喝的厉害。

    季礼回到屋里来的时候,童枝儿扶着他到了床榻,他整个人便是醉醺醺的晕了过去。

    酒气在屋中蔓延开来。

    童枝儿给他盖了被子,将门窗打开,散了一会儿,屋里的酒气才算好了些。

    让小陶准备了热水,童枝儿帮着季礼擦了擦身子,又换掉他沾着酒气的衣服,这才作罢,自己去了平安的屋里头睡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