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暖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再次提醒谨慎订阅!!————————————————

    李铁流从梦中惊坐起,伸手抚汗。

    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年纪,精神不济了,他这些日子老是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有个姑娘,十三四岁的样子,脸上还残留着婴儿肥,总是笑着一声一声的叫着冷轩。

    冷轩,那是谁?

    即便这个梦重复了多次,他也没看清那冷轩的样子。留给他是叫的只是一道背影,周身朦朦胧胧的,像是在一团云雾里。

    那应该是那个姑娘的心上人吧。那样美好的年纪,那样简单的两心相悦。

    “怎么了?”有冷风涌入,妻子阿木莲也被惊醒,跟着坐起。

    “口渴了,起来喝杯水。”李铁流说着便掀开被子下了床。他没有跟阿木莲说他做梦的事,梦本来就是荒诞的,而且梦里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何必说出来惹阿木莲多心。

    阿木莲也跟着下床,顺手给李铁流披了一件衣裳,“夜里凉,小心身子。”

    “这又不是在边关的时候了,这点风算什么?”李铁流笑,却也没有拒绝妻子的好意。

    “是啊,不是在边关呢。”风好像一下子就变得温柔,但阿木莲心中的忧虑也越来越重。这些年,他们育有两子一女,连最小的儿子都要说亲了,她担心的什么也没发生,应该是没有变数了。但举家迁到南边落户之后,

    “你知道我汉家的名字吗?”

    阿木莲的手一僵,才勉强提起笑,问道:“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你记起什么了吗?”她微微屏住呼吸。

    “还是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起。”李铁流笑笑摇摇头。

    “其实记不起也没什么,叫李铁流也不错。”

    虽然觉得愧疚,但阿木莲还是松了一口气。

    她没有骗李铁流,之前她是不知道他的名字。从战场上的死尸堆里捡到去掉半条命的他时,他的头部受伤最为严重,连巫医都劝她放弃,可她和他都撑了过来。当下决心要把他作为自己的丈夫时,阿木莲就想好了一切。过去的一切,哪怕是名字,都要全新的。

    若是没有遇见那个女子......

    “我突然想下一趟江南。”李铁流又说道。

    “什么?”一时有些恍神的阿木莲吃惊道:“怎么这么突然?”

    “也没什么,就是想起‘烟花三月下扬州’这句诗来。趁着咱们年轻还走得动的时候,多看看咱们大渝的山河。”

    “这才刚过了年啊。”阿木莲面上有些犹豫,其实就是想找借口拖延,当然,不去是最好的。

    “慢慢走,慢慢看过去就是了。”

    ***

    最后一处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原本叫林大妞,现在是沈三夫人的林芮气呼呼的说道:“这个臭丫头,又跑了。我原本该发福的年纪了,居然小肚子上连点赘肉都没有,还真是拜她所赐啊。”

    这不是好事吗?

    “夫人,小姐请您放心,等她想回来时,自然会回来的。”婢女又小声道:“您不是已经习惯了吗?”

    林芮立即恼怒地回头瞪了一眼,“你还说,我不是叫你好好看着小姐,就是她上茅厕也得给我守着吗?她怎么还是跑了?还叫你传这样的话给我,是不是你吗主仆俩合着伙来糊弄我?”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盼女儿盼女儿却一直生儿子,三十岁上的时候才有了这么一个宝贝闺女。一家子都如珠如宝的疼着,偏生这闺女跟猴儿投胎似的,一天都闲不住,又跑了。

    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

    “看她这次回来我不打断她的腿!”林芮撂了狠话。

    婢女翻了个白眼,夫人又是说气话了。这句话她听了不下百次了,干打雷不下雨,就是她听的也不怵啊,更别提小姐了。

    “回去给我好好跪着,你不是讲义气吗,那这祸你也得担着。”

    这回玩真的了?

    婢女一愣,随即哭丧着脸干嚎:“夫人,婢子是真的没有放跑小姐啊。小姐是趁婢子睡着了偷跑出去的,真的不关婢子的事情啊。”

    “你就是抱着我的大腿哭都没用,跪那儿去!”林芮一指院中。

    婢女磨磨蹭蹭,看林芮没有半点反悔的意思,才要跪下去。

    “等一下。”

    “夫人,您原谅我了?”婢女立即喜笑颜开的站直了身子。

    林芮向旁边点点头,立即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管事妈妈,向林芮一福身,然后走向婢女。

    “妈妈有何吩咐?”婢女向管事妈妈福身。

    管事妈妈二话不说,半弯着身子在婢女的膝盖上摸了两摸,就又转身折了回去。

    “夫人。”管事妈妈讲手中的物件儿给林芮看了看。

    “现在跪吧。”林芮又对婢女说道。

    完了,**被发现了。

    可是,夫人怎么知道的呢?

    女子爱美,本就穿得不多,Chun衫薄薄的,再加上该死的倒Chun寒,根本挡不住地砖带来的凉意。婢女一边龇牙坚持着,一边在心里期盼,小姐,你可要快些回来。

    像是听到婢女的心灵召唤,很快有别的丫头进来禀报说小姐回来了。

    “小姐回来了?”婢女的耳朵灵,一边问,一边拍拍膝盖上的灰站起来。靠山回来了,她也不用跪了。

    “好好跪着,谁让你起来的?”林芮一边走了出去,一边对婢女喝道。宠着这个老来女,连带着对她的贴身婢女都多了几分纵容,但林芮是下决心要好好惩戒这妮子一番了。想跑就跑,是把家当旅店了吗?她如今的心情就跟今天的天气一般,谁惹就寒着谁。

    婢女又垂首跪了下去,夫人这次可是动真格的,她可看到管事妈妈手上捧着厚厚的戒尺板子。

    “沈青珏。”林芮提名骂道:“你......”

    “大妞,好久不见。”

    好久违的名字。

    林芮扭头:“朱少…朱老爷。”

    偏厅里,两人相对落座。

    “快三十年不见了,没想到大妞你还是没什么变化,我却由少变老了。”

    “我一直比你年轻。”林芮翻了个白眼,她不相信撕破脸皮的事情都做了,两人还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说说笑笑,“还有,请叫我沈三夫人。”

    朱子轩也不在乎林芮的态度,笑笑:“还在介怀过去的事?”

    “你不也说过去了吗?”林芮道:“你当时放过我,我们也就互不相欠了。不然,我们哪里还能客客气气的喝杯茶,我早就一杯茶泼过去了。”

    “你还是没变。”无论脾气还是对他说话的态度。

    “其实我一直是个泼妇,只是伪装得好,你没看出来。”

    朱子轩抚掌哈哈大笑,笑罢,才道:“你也不用这么这么贬低自己,我也是儿孙满堂的人了,怎么还会纠结于旧事?”

    林芮撇撇嘴,“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我拂面了你的,你当时肯定恨不得杀了我,老死不相往来是最轻的,现在上门说些这话,你信吗?别不承认,我可知道你当年没少‘照顾’我家大宝。”

    “年轻气盛,现在不老了嘛。”朱子轩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林芮也不跟其磨嘴皮子,沈三出了门,她也要避嫌的。她起身认真的对朱子轩福了福身。

    “这是作何?”

    “多谢朱老爷举手之劳寻回小女。”林芮说道:“还请朱老爷赏个薄面,让妾身一尽地主之谊,答谢朱老爷。”

    这个大妞,这些年过去了还是介怀当时之事,道个谢都要收几分回去。他知道大妞这么对他,是以为他故意接近沈青珏,好借此接近或者说是要挟她。可他真的没这个意思,实在是看到沈青珏的第一眼,他就从她身上看到了林大妞的影子。或许是没得到,或许是最初的心意萌动,他始终会大妞硬不起心肠来,连带着对她的女儿也有怜惜。虽然当年最后是让沈三摘了桃子,但他恨的只是冷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