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九一、 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bsp;“知道了,你也别忙乎,先准备晌午饭吧。”李强说道:“我下午还要去店里。”时不时的请假,他都不好意思了,不知道金师傅会怎么想。

    出院门选了个向左的方向,还没走出十米远,李强就碰到了垂头丧气的李聪。

    “老五,没事了,我岳丈回来了。”还以为李聪是因为没有得到文老爹的消息而心情不高兴,李强先是说道。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吓,李聪脚脖子一崴,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哟,喝酒了?”李强也跟着吓一跳。

    “三哥,人吓人吓死人的。”李聪屈腰去揉脚脖子。

    “明明就是你走路不走心。”李强过去扶了李聪一把,“有啥心事?”

    李聪本不想说,又觉得这点小事瞒着李强也不好,便郁闷道:“刚才有个婶子拉着给我说亲。”

    “好事啊。”李强捶了李聪的胸膛一下,“那你愁眉苦脸的做啥?”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没那个打算。”李聪也实话实说,“心里怕,发虚。”

    “你又没做错,虚什么?这里吃了亏就要长个记性,世上好女人多的是,你愁什么?”李强说道:“我看你就是太闲了才会胡思乱想,下午跟我去金师傅那里学艺吧。”

    “我不是那块料。”李聪勉强笑了笑,“放心吧,我不会再乱想的。”

    “我也不可能就独身一人过的......”他小声喃喃道。

    院子里,铁柱一声声的叫着二伯父。

    听见动静的李家人都走了出来,打招呼问好。

    “怎么回来了,店里不忙了吗?”余氏满脸是笑,李武回家越是频繁,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才不会冷淡。说不定趁热打铁,她很快就能怀上孩子。

    “今天不冬至吗?”李武把手里提的大包小包塞给余氏。

    余氏点点头,“晚上吃汤圆。”

    接过余氏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把脸,李武才问道:“家里好像少了些人,他们去哪了?”

    “文氏她爹听说是不见了,老五陪着她回去看了。”余氏把帕子拧干,搭在架子上,出去把水倒了,又说道:“她前两天问我借银子呢,我没应声。上次给了她一百两,都没听见个响就没了,都不知道那银子她贴补了娘家多少。”

    “手头有宽裕的就借给她,总归是一家人,又不是不还,没必要闹得大家心里都不愉快。”

    女人家家的就是见识短,为了三五两银子还结个仇,至于吗?

    李武便脱鞋子边问道:“狗蛋那里御寒的衣裳送去没?”

    上回跟他絮叨的就知道他没听,余氏也不想破坏好好的氛围,就又答了遍。

    “你买这些东西干什么?老贵的。”余氏把新棉鞋递给李武,又整理李武拿回来的东西。看着崭新的亮色衣裙和整盒的脂粉,心里欢喜,嘴上却又舍不得。

    “成亲好些年我都没给你添置件衣裳,你不怨我,我也觉得过意不去呢。”李武站起来,跺跺脚,拿起衣裙对余氏说道:“试试看合不合适。”

    “你挑的肯定合适。”余氏脸上带着两朵红晕,接过衣裙在身上比了比,想着今晚烧水洗个澡,再穿上新衣裳给李武看。

    “要不要先睡会?”余氏把脂粉和衣裳收起来,说道:“我去帮帮娘,再过几天家里就要忙起来了。”

    十一月初十,是张家小伙下定的日子,算着也没几天了。原本狗蛋今天该回来的,余氏都带信没让,等秀秀下定那天再一并多请几天歇歇。

    原本是迫不及待就要跟余氏说事的李武脑袋一清,才记起秀秀的事,顿了一顿,他说道:“你去吧,我眯一会儿。”

    昏头昏脑的,眼下显然不是说他要迎娶李小妹这件事的最好时机,要是余氏不同意,闹腾起来,也会把秀秀的好日子给搅和了。家里好不容易才有一门儿喜事,可别被他搅黄了。反正就只有几天的时间,等秀秀的好日子过了,他再跟余氏说。离李小妹生产的日子还有两个月,时间上也绰绰有余,他这头一跟余氏说好,回头立马就筹备他和李小妹的婚礼。只要有钱,什么事儿办不到。

    不过他也得先给娘通通气,他说了再有娘劝劝,为了狗蛋和她的以后,余氏也不会不答应。他发达了,他们母子不也跟着受益吗?而且他又不是要把余氏休掉,只是把位置挪挪,变成平妻,还是妻子,也没什么变化。

    但也得让余氏适应下,李武想了想,决定今夜温存之后,慢慢给余氏透点口风。徐徐图之嘛。

    “好日子就要来了。”李武双手枕在脑后,美滋滋的想。R1152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