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最快乐的事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壮壮小盆友最快的事情就是淘气作妖,然后黑锅交给别人,自己装无辜了。

    两岁的楚辰逸小盆友已经到了满皇宫乱跑,招惹花花草草,欺负欺负人的年纪,但是这都是无恶意的行为,再加上皇宫里没有父亲的小妾,整个皇宫就这么一个小宝贝,当然是受欢迎的了,而且是那种坏事都是别人做的,好事都是壮壮干的情况。

    比如某一天,壮壮小盆友趁着爹爹在午休,壮壮小盆友小心翼翼的来到了爹爹的皇椅上,偷偷的涂了一层薄薄的胶水,然后坏笑的走开了,其实暗卫都知道这是小太子的恶作剧但是,皇上吃亏什么的,他们也喜欢看啊!

    于是,午休后精神奕奕的楚漠然,就在书房召集了骨干大臣,进行了一场长达两个时辰的民生讨论,壮壮涂得胶水比较薄,皇上穿的衣服还比较厚,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自己屁股的不适,开会,作为皇上当然不能乱动了,而且还要有威仪,不能给臣子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所以两个时辰没有动的楚漠然,在宣布散会的时候,起身一蒙,就听见布料碎裂的声音,这时候大臣们还没有走光,皇上那里出了事情,当然有人关心,这一关心可好,就发现了楚漠然的窘境。

    楚漠然每次坐在椅子上,都是将袍子撇在身后,裤子直接挨着椅子的,壮壮的胶水也霸道,竟然渗透进裤子里,将楚漠然的几层裤子都黏上了,堪称现代一零一。

    楚漠然就这么露出了白嫩嫩的屁股,发现窘境的楚漠然满脸通红,一个是羞得,一个就是气的,这皇宫里谁敢这么整他这个皇帝,除了自己的皇后,就是自己的儿子了,还能有谁这么有能力,而且听说自己午休的时候,就壮壮来了,除了他还能有谁。

    “都给朕出去。”皇上发怒了。

    让宫女拿了新衣服,换完之后,楚漠然就杀去梦娇舞的寝宫了,那个死小子,也就会躲在他娘那里寻求庇护。谁让自己因为他在舞舞肚子里的时候,折磨自家媳妇,而对于这个坏蛋很是严厉,于是就出现了严父慈母的现象。

    “舞舞,那死小子在不在?”楚漠然的火大啊,自己这次可是丢人丢大发了。

    “怎么了,儿子又怎么欺负你了,发这么大的活,小家伙正睡觉呢,你轻点,吵醒儿子,让你睡书房。”

    楚漠然这个妻奴听见老婆发话了,也不说什么了,可是自己受的委屈,还是要找媳妇哭诉的,于是梦娇舞就听了一个大笑话,听完还直夸儿子聪明,一点也没有想给楚漠然报仇的心情。

    “舞舞……”当然为了补偿楚漠然的心灵创伤,就不用睡书房了。

    再有一次,梦娇舞给儿子一个24色的水彩笔,这玩意可是现代的东西,壮壮小盆友相当开心的到处作画,然后楚漠然再次倒霉了,壮壮作画做到了他老爹的脸上。

    为了培养家庭的感情,每月总会有几天,他们一家三口是睡在一起的,壮壮就是趁着这个机会,给自己武力值相当强悍的爹爹,画了画。

    爹爹在娘亲的身边时,武力值为零,警惕值为负数,所以壮壮利用这个机会,在娘亲也在睡觉的时候,偷偷的将枕头底下藏着的水彩笔拿出来,给亲亲爹爹画了一个相当漂亮的妆容,楚漠然的额头是一个红笔写的大大的王字,脸蛋上是绿色的圆圈,嘴边被画上了五撇胡子,鼻尖被黄色的水彩笔变成了鬼画符,眉毛也是被重重的涂了紫色。

    别儿子吵醒的梦娇舞醒来就看见壮壮画完了最后一笔手工,壮壮回头就看见可爱的娘亲竟然直直的看着他,顿时心虚了,自己给爹爹画画,娘亲看见了,不会骂自己啊吧!

    “壮壮,以后颜色要搭配好,爹爹头上的那个王字要黑色的,胡子也是黑色的,那个鼻子可以用红色,胡子变成三撇就好了,知不知道。”梦娇舞点评着儿子的杰作。

    壮壮点点头,一副我听懂了,以后一定改进的架势,娘两的对话吵醒了,正在熟睡的楚漠然,睁开眼睛的楚漠然看着憋笑的妻子和一脸正经的儿子,疑惑的皱皱眉,这是怎么了?

    “来人啊,洗漱!”楚漠然没想明白,而且显然自己妻儿并不打算告诉他,他只能先起来洗漱,然后一会儿去早朝了。

    “啊!”进来的宫女看见皇上这个样子,一个没忍住,将手里的水盆给打翻了,然后尖叫着跑了出去,这孩子被吓坏了。

    楚漠然看着本来稳重的宫女变成这个样子,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拿起妻子的专用镜子,这一看,楚漠然差点将镜子打了,这镜子里的是自己?不是妖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