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04 下马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新婚燕尔,两人又是久别重逢,自然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因为皇帝大婚,齐旻也得了三天的婚假,次日不用早朝。说起这个方沐阳就觉得有些好笑,皇帝这个职业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下来的。全年基本无休,也就正月里封印几天不用做事,实际上有朝政就必须处理。还要平衡各方面关系,权衡利弊,稍微有个啥爱好就会有人上表请皇帝不要荒废政事。想来如果自己跟齐旻表现得恩爱一些,大概也会有人上表说皇后善妒专宠啥的吧?

    皇帝是个职业,皇后又何尝不是?方沐阳从今日起也要开始适应新的职位,想着就有些头疼。

    方沐阳叹了口气,齐旻立刻就察觉到了,望了眼帘子外头道:“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顺着他的眼光看出去,寝宫里帘幕重重,哪里瞧得见外头的天色,只是一对儿臂粗的龙凤大红喜烛都已经烧得差不多了,估摸着时间应该也不早了。方沐阳摇摇头道:“睡不着,算了,还是起身吧。”

    说着就支起身子,打算起床。

    齐旻瞧见她锁骨上点点绽开犹如梅花的痕迹,眼神就闪了闪,伸手将她拉进了被子里头,低声道:“着什么急……”话语在喉咙里头咕哝着,声音就低了下去。

    方沐阳羞红了脸,虽说两人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可这大清早的,也太不合适了些。今天还要庙见,要跟宗亲会面,给慈和太后请安,一大堆子事情,如果不是齐旻后宫空虚,只怕事情会更多,哪里能一大清早地就胡闹呢?

    正推齐旻,帘子外头立了一个身影高声道:“陛下,娘娘,该起身了!”

    听见有人,方沐阳更是羞窘,一把推开齐旻,自己转身整理衣裳。

    被人搅了好事,齐旻自然不爽,阴沉着脸也没答话。

    外头的小黄门声音又高了些:“陛下,娘娘,还要去给太后请安呢!”

    听见这话,方沐阳手下一顿,似笑非笑地扭头看了眼齐旻。果然他正不要钱地撒着冷气,回手拍了拍他的手,朗声道:“起了,进来服侍吧!”

    齐旻有些羞恼,低声对方沐阳道:“一直忙着跟大臣们理事,宫里倒没功夫整治,如今你来了正好,也该好生整治一番了。”

    听他话里似乎有些未尽之意,方沐阳也不多问,只点头表示知道,心里却计较开了。

    要说她现在这个处境已经算是好的了,先帝元后早逝,齐旻的生母也死得早,如今后宫里的这位慈和太后也就是原来的李贵妃,只不过是齐旻的养母。自古就是有母以子贵的说法,而慈和太后把持后宫,无非就是因为前朝有李相撑腰。但是现在李相内帏不修,朝中虽然还是有朋党,但毕竟声势不如以前。方沐阳要插手后宫之事,既是名正言顺,也有齐旻撑腰,她怕什么?

    因此见一个年过三旬的太监领着宫女们鱼贯而入,方沐阳便冷了脸,端坐着不动。

    原本皇帝新婚大喜,次日一早都会打赏宫里的内监宫女,而且听说这位南楚公主嫁妆丰厚,掌着齐旻寝宫的大太监黄三正准备说两句吉祥话恭贺一声,却瞧见帝后都是一副冷脸,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还是笑着上前道:“恭喜陛下,恭喜娘娘。”

    齐旻素来话少,又正不高兴,起身往净房去了。

    方沐阳由着白荷白梅伺候她穿衣,冷冷地撇了一眼黄三反问道:“喜从何来?”

    黄三一愣,他也是宫里的老人了,还是太后指给陛下服侍的,就是皇上对他也是挺客气的,没想到这位南楚公主一来就下他的面子,一时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见他不答话,方沐阳冷笑了一声道:“你在陛下身边服侍,想来也是陛下信得过的人,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陛下每日要做些什么,还用你提醒?莫不是年纪大了,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做什么的,这宫里大小内侍无数,调教两个合用的想必还是能挑出来。”

    说罢根本不看他的样子,扭头对王嬷嬷道:“嬷嬷,今日伺候的,都赏一等封,粘粘喜气。”

    一等封是十两的银票,就算是在宫里,也是极体面的了。要知道皇后一年的俸禄银子不过一千两,就是往日的五皇子生母卫妃娘娘,出身勋贵,打赏的手面大,打赏顶多也不过赏个二两银子罢了。

    黄三被这接二连三的变故闹得有点发懵,不过他很快也就反应过来了,听着周遭人等的谢赏声,脸色晦暗不明。说白了,这是皇后娘娘冲着他是太后的人不满,拿他开刀呢!黄三嘴里发苦,他不过是伺候陛下起居的,本就没有前头伺候笔墨的陈贵得脸,若是再有闪失,后头的小猴崽子怕是会骑到他脖子上来。

    可是没等他分辨,皇后便在亲近女官的服侍下净面梳妆,黄三一看,竟然是连理会自己的人都没有,只得默默退了下去,安排早膳。心里寻思着是不是要观望一下,看看这位一来就拿自己开刀给太后娘娘看的皇后娘娘到底有几分实力。

    齐旻从净房出来,见方沐阳正梳头,也不催促,坐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惹得王嬷嬷白荷几个都好笑,碧文碧波是晓得这两位的往事的,看着还觉得寻常了些。心说要是你们知道这位陛下以前的事迹,还不得笑裂嘴去?

    王嬷嬷一边服侍方沐阳选钗环,一边低声对她说:“公主,老奴多嘴,咱们初来乍到的,还是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意思是怕她得罪了黄三,引得太后不快。进齐宫之前,跟着方沐阳的这批人或多或少都做了些功课,对于大齐内宫的情况有些了解。

    坦白说,齐旻的后宫没有一个嫔妃,身边服侍的也多是内侍,包括平南王在内的大楚众人都是很高兴的。一来说明齐旻信守承诺,二来说明齐旻的确是君子之风。男人的脐下三寸之物,有几个是管得住的,就是答应了大楚不册立嫔妃,但也不能保证帝王不宠幸女人。在王嬷嬷看来,齐旻已经给了方沐阳极大的面子,投桃报李,方沐阳也不该在新婚第一天的早上发作齐旻的近身内侍。

    可要方沐阳说,这不过是两口子基本的尊重罢了,关面子什么事?至于发作黄三,她自然有自己的考量。一个大清早就能打着太后旗号的内侍,想来也不是齐旻的贴心之人。就算是,她要发作一番,齐旻也不会有半点不满。

    所以她从镜子里头看着王嬷嬷,微笑道:“嬷嬷说的我都晓得,您放心,我自有分寸。”

    王嬷嬷不好再说什么,赔笑点头。这个主子虽然好说话,但是自己主意极正,王嬷嬷哪里敢多说什么,暗暗警醒,小心伺候不提。

    吃了早膳,齐旻便带着方沐阳前往皇室宗庙行了庙见礼,秦煊的大名记上齐氏族谱,也就代表着她的身份真正落定下来。两人相视一笑,再往太后那边的宫里去。

    本来帝后各有仪仗肩辇,但齐旻有话要告诉方沐阳,便拉了她与自己同乘,自然又惹来底下人的热议。

    齐旻要嘱咐的,无非就是待会儿与慈和太后见面的事情,与这宫中的情势。自从齐旻登基,李贵妃封了慈和太后,原来的几位皇子生母都偃旗息鼓,还有几位公主未嫁的妃子,都是以慈和太后为尊,如今慈和太后在宫中权势无人可敌,要不然也做不出监控皇帝的事情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