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8 我不是来捣乱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齐昱不是蛮干的粗野人,一看这几个护卫的姿势和站的位置,就觉得对方来历不太平常。再说他现在理论上应该给先皇守着皇陵,在瑞昌一直是假借了身份低调行事,更因为对方是方沐阳带来的人,因此只是拱手极客气地道:“主家有事,我就不打搅了,还请诸位抬抬手。”

    领头的护卫也拱手笑道:“福王殿下稍坐,我家主子既然说也要一并见您,您又何妨稍等片刻呢?”

    齐昱想了想,冲着身边的侍卫略点了点头,返回厅里坐了。

    对于方沐阳的事情,他也挺好奇的,只是皇帝已经在往瑞昌来的路上了,他还是觉得给自家六弟提个醒得好。

    之前是太过惊讶方沐阳死而复活由男变女的事情,这会儿仔细打量跟着方沐阳来的下人,他倒看出几分不同来。

    方沐阳此番过来,带的人不多,八个护卫,碧文碧波两个也是护卫装扮,另有一个年轻的丫头,一个妇人。之前离开的那四个轿夫行事进退也极有章法,这几个护卫一看就是行伍出身,之前那几个女子也都衣着上佳。这方沐阳到底是往哪里去了一遭,通神做派竟然跟哪家贵妇差不多。

    不过想起她跟六弟齐旻的事情,齐昱还是满头包,只盼望这方沐阳不是回来找事儿的,要不然齐楚联姻在即,如果坏了这场婚事,这天下可就真容不得她了。

    里头方沐阳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见方平安也重新梳洗过了,精神焕发,只是一双眼睛还肿着,盯着自己目不转睛,不由有些好笑:“怎么?莫非我换了件衣裳就变得貌若天仙了,你都挪不开眼了不成?”

    方平安仔细打量,注意到方沐阳梳着妇人头,惊讶地问道:“你还嫁了人了?”说着又埋怨她:“天大的事情,难道就不能跟我说一声?便是我不顶用,难道金帮还不够你折腾的?非让我们以为你死了,害我哭了好几天呢。一走就是一年多,你还晓得回来!”

    方沐阳忙赔笑:“我这不是回来就马上来看你了么?”

    方平安哼了一声:“算你还有点良心!”

    看了眼她的法式,还是忍不住又追问道:“你到底怎么回事?这是,嫁人了么?”

    方沐阳闻言有点尴尬,干笑了一声摇摇头,转而对碧文道:“把啸哥儿抱过来。”

    “啸哥儿是谁?”方平安不明白方沐阳葫芦里头卖的什么药,刚问了一句,便瞧见方沐阳随行的妇人抱了个孩子进来,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方沐阳抱过儿子,见他精神还好,便托着他的小手朝着方平安摇晃:“来,这是小姨,啸哥儿给小姨打个招呼吧!”

    啸哥儿半岁,正是爱笑得时候,听见母亲让他笑,便张开了小嘴朝着方平安咧着嘴傻笑,一道口水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

    方沐阳取了帕子给儿子擦口水,一面给方平安解释:“他刚四个多月,正长牙呢,这两天口水流得有点厉害……”

    话没说完,方平安两眼一闭,身子就朝后软倒,嘴里还嘟囔着:“我不行了,这怎么儿子都出来了……”

    方平安本来就是个小姑娘,虽说这些年操持生意涨了些见识,乍见死了的人又站在自己面前,不但没死,还又莫名其妙地生了个儿子,这刺激也太大了一些。好在她很快稳住了心神,低头默默一算,猛抬头问道:“四个多月,那这孩子是去年十月里头生的?那他爹是谁?”

    “呵呵……”这个着实不好说,方沐阳干巴巴地笑了一声道:“福王殿下还在外头呢,总不好将他晾着,不如出去一并说吧。”

    有的事情,反正是要说,与其瞒着,倒不如说开了好些。就是她想瞒着方平安,可齐昱这层总是瞒不过去的,若是日后回宫见着了她,又添是非。左右齐昱正好也在,干脆一次解决比较好。

    齐旻对齐昱还是比较看重的,想来就是齐旻对自己的隐瞒有些不满,先把齐昱争取过来,到时也多个人帮自己说话不是?

    听她提起齐昱,方平安脸红了红,却没反对,跟她一起出了内院屋子。

    到了厅里坐下,方沐阳也不含糊,开门见山道:“去年正月我离开京城,这里头的事情殿下也知道,只是当日船到青州,路上一直有五皇子的人沿途追杀,我们便行了李代桃僵之策,临时换了陆路返回瑞昌,船上则由帮众假扮我,继续返回瑞昌。谁知五皇子丧心病狂,竟然将我座船上的人屠杀殆尽。恰好当时我又身子不适,所以我身死的消息便传了出去。”

    后来的事情方平安也知道,微微点头接道:“后来李大哥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