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8 陷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看到面色冷若冰霜的嫣娘,小莲却是也傻了眼,脑袋一热,就想把门关上,这样一来,嫣娘的脸色更是一青。豁然推开门,嫣娘的眼光一眼扫到屋中一身男子服装,却满不在乎的安然。

    “嫣娘。”安然微微扬起下巴,只是淡淡打了个招呼,仿佛平日里在园子里相见一般。

    嫣娘微微冷笑,“姑娘这么晚了,却是要去哪啊。”

    不料安然并未隐瞒,“嫣娘问的正好,我这儿本是要让小莲给你带个话呢,趁着天色尚早,我要去趟东宫太子府……”

    擦肩而过,嫣娘猛地探手一把将安然的手腕拽住,“不许去!”

    安然反手一把甩落,眼中却也带着挑衅,“哦?嫣娘,忘了,我虽是尊重嫣娘,但是也还算是醉月轩的半个当家呢。”而且她可是没忘了,刚刚那些人闯入,“嫣娘刚开始却是半点都未阻拦啊……”,安然眼眉一挑,不管三娘准备好没有,时等人,难道她要眼睁睁看着慕东煌被害吗。

    “你别忘了,你答应顺心的话。”嫣娘的手滑下,并未转身,却是叹了口气道,“你不是问我,到底顺水心慕的是何人么,”她将另一只手拿着的锦匣往前一递,“你看看她所写,便知道了。”

    安然的目光落到那青色的锦匣上,眼光不过微一停留,莞尔一笑,“之前还有些好奇,不过,”她的话语微微一顿,“还是等我回来再看吧。”

    “回来再看也许就迟了……”嫣娘蓦然回身。定定看着安然,“一直以来,是我低估了你的决心,曾想着,将你安插在慕东煌身边也好,当你知道蓝凤仪到底是如何对你们安家的,你自然会死心。为我所用,却不想……”

    安然不想这个时候,为何嫣娘为何突然向自己提及这个,难道当初自己与慕东煌的见面并非偶然?

    叹了口气,嫣娘继续说道。“你以为,今晚,只不过是燕国一个不入流的小王子对大昭的窥视,意图动摇大昭国本的野心暴露么?”

    安然的脚步一滞,这才微微转回身。

    “这不过是,顺水推舟!”嫣娘目露精光。眼了眼放下的红帐,“能这样堂而皇之杀掉东府近卫的,你以为。就凭一个刚刚露头的,本国大事还顾不周全的燕国王子,能做的到么?”

    安然的心蓦地提起,瞬时间百转千回。有如此权利,又不惜制慕东煌死地的,一个名字冲口而出,“景怀王——?”但是说完,自己都不敢相信。

    却不料,嫣娘深深看了她一眼,缓缓点了点头。

    “为什么?!”安然讶然。虽然景怀王与蓝皇后分庭抗礼,但是他好歹也是慕东煌的王叔啊,军功赫赫的王爷竟然要帮着外人谋逆太子么!

    嫣娘冷哼一声,“亏我还以为安大人教女有方呢,难道你不知,景怀王一直有监国之心么?”

    安然听她所言,却是暗有所指,难道——景怀王真的想要谋逆。

    嫣娘看到安然微微张着的嘴,摇了摇头,“他不是想要篡位,既想要名,又想要利,他想要的太多了,怎会就这么轻易去染指国︶贼这个名字。”

    “那他却想要借燕王之手,谋害太子?”安然还是有些吃惊,之前在柳居初见景怀王,傲骨英风,真的是一代儒将,而且有太子和二皇子陪同下,真的如同一个和蔼的叔叔一般。

    “他——不看好蓝家把持的大昭。”嫣娘眼神中露出一丝嘲弄,“谁没有私心,难道当年本可以登帝的他现今只落到一个贤王之称,就甘心么?”

    “那他想要拥立谁?”安然突然转口问道,这一句却是立中要害,这一句问出,嫣娘的话语微微一顿。安然的心微微提起,眼光不由自主地转向那顺心留下的匣子。看嫣娘预言又止,难道——景怀王要拥立的,就是嫣娘真正的主子,便是那匣子中顺心暗许芳心之人?

    难怪——嫣娘急急要让自己看那匣子,安然看向嫣娘,朱唇轻启,轻声问道,“可是——慕南羽?”她不一直避而不谈,她并不相信,真的会是那个荒淫无道,游手好闲的二皇子。千百个画面从脑海中闪过,吊儿郎当,嘴角微微上扬的他。

    嫣娘眉头蹙起,微一迟疑,安然却是冷笑,“罢了——我本就不想知道。”她不懂,不管是何政治目的,便是他看透了安相心中所想也好,却是前有一席花轿把自己劫到了青۰楼,后又大闹休妻,满城风雨。

    安然不懂,但是她相信安清妍明白,在古代,一个女人的名节会有多重要,对于一个出身豪门的女子流落风尘又会是怎样一个命运。说的不客气,她现在是花安然,不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