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0、抱得美人归(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Chun生夏长,秋收冬藏。

    程家落败已经是去年的事情了。

    堂堂灵州首富,竟然在一夜之间便败落,家主流放三千里,主母携款潜逃客死他乡,程家名下店铺更因为大面积亏空,加上无人主事打理,关的关,卖的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年程彦博若没有休掉李安然,没有让姚舒蓉当家,恐怕程家的产业也不会亏的如此之快。

    如今的程家,除了一个大宅子,早已是空壳子了。

    不过程家衰败的事实早已不是灵州的新闻,讨论了大半年,随着年关一过,这么惊人的事情也成了陈年旧事。

    Chun生万物,过了Chun分,天气已经变得暖和起来了。

    如今灵州城人人乐道的,是当朝贵妃省亲祭祖的事情。

    贵妃省亲与灵州城有什么关系?那关系可大了!因为这位贵妃不是别人,正是灵州忠靖侯府的大小姐赵慕然。

    去年赵慕然入京选秀,有护国侯府做后盾,果然雀屏中选扶摇直上,不消一年的时间,便册封了贵妃,在中宫无主的情况下,居于六宫之首。

    而皇恩浩荡,钦赐赵贵妃于今Chun回乡省亲并清明祭祖,于是乎,这便成了灵州城人人热议的大事。

    城东琉璃街十字路口的茶馆,楼上楼下都是坐满了人,人人都不停地往街口张望,仿佛都在期盼什么。

    “哎你们说,护国侯府今天还会来人吗?”

    “我看是一定的,去年夏天开始就是啊,六月初一、九月初一、腊月初一,反正每过三个月,护国侯府都要来一趟的,今天是三月初一,肯定还会再来!”

    “可是这都三回了,还能再来吗?护国侯府的面子未免也太不值钱了!”

    “你说也奇怪哈,去年护国侯府头一回去李家提亲,这灵州城里人人都道那李家小姐是麻雀变凤凰,竟然入了护国侯的眼。堂堂侯爷要娶一个平民商女做正妻,还是个曾婚配过的,真是天下奇闻!”

    “哈哈,接下来的事情才叫奇闻,若是换了旁的女子,还不欢天喜地地嫁进侯府,可这李家小姐倒也傲气得很,竟然将那提亲之人拒之门外!”

    “啧啧,人家有傲气的本钱啊,护国侯就是看上了李小姐,一回不行就两回,两回不行就三回,这毅力,啧啧啧……”

    茶馆中讨论得热火朝天,街对面的一品天香店铺中,宾客盈门,但每个客人都是心不在焉,不停地往街口眺望,显然跟茶馆中的人一样,都是来看三月一次的热闹的。

    去年六月初一,护国侯府上李家提亲,护国侯云臻要迎娶一品天香的女东家李安然为正妻,不知惊掉多少人的下巴。人人都道这李安然用了什么本事,竟然攀上了护国侯府的高枝儿。

    当时,所有人都是用嫉妒、不甘的心态看待李安然的,在他们眼中,李安然无非就是一个攀龙附凤的女人。

    可是没想到,李家竟然拒绝了侯府的提亲。

    这一来,所有人又都是冷嘲热讽,只说这李安然是被驴踢了脑袋了,原先对她羡慕嫉妒恨的大姑娘小媳妇们,更是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可是到了九月初一,护国侯府再次提亲,李家再次拒绝;腊月初一,护国侯府三次提亲,李家三次拒绝。

    这下子,所有人的眼神都变了。

    原来不是李家小姐攀龙附凤,竟是护国侯鬼迷心窍非卿不娶啦!

    大姑娘小媳妇们也不再是羡慕嫉妒恨,而是把李安然当做了偶像。哪个女子能够拒绝护国侯这样一个完美的夫婿啊!论相貌、人才、家世、地位,云侯这样的男人乃是世间**,别说做正妻,就是做妾做婢,也有的是女人上杆子往上爬。

    李安然居然一连三次拒绝!这得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

    事情演变到这一步,每隔三个月的提亲,便成了灵州城人人期待的一景。

    到了这时,大家也都不再是酸葡萄心里了,所有人都看出,这李小姐跟护国侯绝对是郎情妾意的一对,只是不知道李小姐为什么要连番拒绝云侯的求亲。他们就等着看,到底侯府第几次提亲的时候才能成功,护国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

    “来了来了来了!”

    一声吆喝,原本还算平静的街口就像进了一滴水的滚油,一下子沸腾起来,路口瞬间就涌出来了许多人,茶馆上的客人们占据地利,视野更是一清二楚。

    打着护国侯府标记的华丽马车果然出现了。

    那个骑着马走在最前头的,不正是侯府的孟侍卫孟小童吗?

    所有人都双眼放光,紧紧地盯着孟小童和他身后的马车,猜测这次到底是否能够成功。

    孟小童骑在马上,也骚情地很,频频冲旁边的围观人群点头致意,还笑眯眯地打招呼。

    便有人大胆地叫道:“孟侍卫,这次可一定要替你们家侯爷抱得美人归啊!”

    孟小童便哈哈大笑道:“借您吉言!”

    围观人众便都乐呵呵起哄,给他加油打气。

    孟小童领着马车到了一品天香店铺门口,早有人跑到后面去请李安然,黄鹂黄雀元香等人簇拥着李安然,强行将她推到店门口。

    就连裴妈妈,也在青柳搀扶下一起跟过来,嘴里还嘟嘟囔囔:“小姐就是矫情,侯爷那么好的人,还有什么好考虑的……”

    李安然只当没听见,黑着脸站在店门口。

    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人人都眼巴巴地看着她,真是让她哭笑不得。

    她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对孟小童道:“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一日不见到墨儿,一日不答应你家侯爷的提亲。”

    孟小童嘻嘻笑着:“侯爷说了,既然小姐坚持,那就依小姐的意思,今日,我也不是来提亲的。”

    “啊……”

    李安然还没说什么,周围的人群却异口同声地发出了遗憾的叹息。

    怎么这样呢?侯爷怎么能这么没有毅力,咱们都等了三个月了,就为了看今天这一出,侯爷怎么可以打退堂鼓呢。真是那句荤话,洞房都入了,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啊!

    李安然倒是有点意外:“那你今日来做什么?”

    孟小童道:“赵贵妃回灵州省亲,今日就到灵州,我们护国侯府和忠靖侯府都要去城外码头迎接,侯爷叫我来请小姐。”

    “赵贵妃省亲,怎么你家侯爷也要去迎接?”

    孟小童笑道:“原也用不着我家侯爷去,只是护送赵贵妃回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赵二公子。”

    “什么?”李安然惊讶道,“赵二公子?他回来了?”

    孟小童满脸喜色道:“正是,赵二公子在边关杀敌有功,圣上召他入京,钦封了寿昌县男,护送赵贵妃回灵州。”

    李安然当真是惊喜了,当初赵二公子赵焉与护国侯云臻约定,三年之内若能够建立功勋,获得爵位,云臻便会将云璐风风光光嫁入赵家大门。没想到赵焉竟然真的实现了他的诺言,获封了男爵,衣锦还乡了。

    这下,云璐必定要得偿夙愿了。

    如此大喜,作为云璐最好的朋友,她自然要去恭贺的。

    况且虽然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云臻的提亲,不过是因为当初是他作梗,才让李墨离她而去,她以李墨为借口,也并不是真的不愿意嫁给他,只是想见李墨而已。如今在满灵州城人眼中,早将她视作护国侯府未来的女主人,她也早将自己当做了云臻的女人。

    赵焉回归,赵家和云家的亲事必是要成了,云赵两家既然是姻亲,一同去迎接赵贵妃也是理所应当,以她和云臻、云璐的情分,参与这样的盛世也没有任何不合适。

    当下,李安然便带了丫鬟黄鹂,上了侯府的马车,由孟小童领路,径直向城外码头而去。

    至于围观人群,听说贵妃今日就会到灵州,自然也不肯错过这样的盛况,有条件的都携儿带女地去城外观看。

    到了城外码头,果然是人山人海,彩旗招展。

    贵妃省亲是何等大事,灵州城的官员从上到下都不敢缺席,以杨刺史为首排列在码头前,仰首期盼。

    不过与其他官员的激动不同,杨刺史脸上可只有苦涩。

    同样是入宫,忠靖侯的大小姐成了贵妃,杨家的女儿却只是个卑微的采女,作为皇帝的女人,只比最低等的奉仪高一级。

    当初程彦博谋算李安然的事情败露,却并没有证据证实是杨燕宁对李安然下了药;与杨燕宁联系的并不是程彦博,而是姚舒蓉,开始是姚舒蓉潜逃在外,后来姚舒蓉又客死异乡,也就没了人证。

    当并不是说,杨燕宁就此躲过了责任。

    这件事情到底是被云璐告诉了太后,杨燕宁如此人品,太后怎能看重,只是皇家脸面要紧,既然已经以她的名义下过懿旨,也惟有带她回京入宫。但那时赵慕然正是深受皇恩之时,杨燕宁人品不佳,皇帝对她也就冷淡起来,以至于入宫将近一年,杨燕宁还只是个采女,稍微资格老一点的宫女都敢训斥于她。

    虽然杨燕宁的出身不低,但到底她做了对不起李安然的事情,护国侯府是记着的,有这么一桩,杨刺史和杨常氏也不敢替她打点,只能期盼时过境迁之后,再求护国侯府宽恕了。

    有鉴于此,跟今日风光回乡省亲的赵贵妃相比,杨刺史的心情如何能够高兴起来。

    李安然到了码头之后,下了马车,由孟小童带领着穿过人群,来到了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