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章 发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五娘子,小六儿送信儿来了。”

    篆儿拿了封信放在裴彦馨面前的书案上,轻轻地道。

    裴彦馨拆了信封仔细读了起来,没过多久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篆儿见状想要问又不敢问,只能担忧的看着她。

    等裴彦馨把信扔进火炉被火舌卷住吞没,她才关心的问:“五娘子,您没事儿吧?”

    “祖父可在府里?”

    裴彦馨摇了摇头打听道。

    “在,侯爷这几日一直未出府。”

    篆儿点头。

    “给我换身衣衫,我要见祖父。”

    裴彦馨吩咐下去便径直往盥洗室去了。

    篆儿看了看日头,这个时辰侯爷一般是在午休。

    她想出声提醒五娘子的,可是五娘子那心不在焉的样子显然听不进去。

    她只能招呼藤儿给五娘子拿衣衫,她自己进去伺候盥洗。

    裴彦馨走到荣寿堂门前的台阶前,门帘就被撩了起来,是汪嬷嬷听了丫鬟回禀迎了出来。

    汪嬷嬷一见裴彦馨小脸儿晒得通红,鼻尖上细细的汗珠冒出,连忙拿出绢帕给她试汗,心疼的嘱咐:“五娘子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日头最毒了。就是有急事儿也得让丫鬟给您撑一顶纱帽,这要是晒坏了不得侯爷得多心疼啊!”

    裴彦馨听了心里暖暖的,主动低了头凑上去,嘴上不饶道:“嬷嬷您就不心疼啊!”

    “心疼,心疼,嬷嬷最心疼五娘子了。”

    汪嬷嬷听了裴彦馨撒娇,心里越发熨帖,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宠溺的眼神与笑意渐渐溢出眼底,顺着眼角的细纹慢慢爬到脸上。

    裴彦馨笑了笑一抬眼正好看到汪嬷嬷腰间别着的和囊。

    这个荷囊她很熟悉,裴家上下也没有人不认识,汪嬷嬷几乎每天都会戴在身上。

    荷囊的边角洗的发白,告诉世人沧桑的它是有故事的。

    荷囊上那朵并蒂莲已经脱线好多次了,缝补的人有一手好女红,修补的几乎毫无痕迹。

    若不是新丝线太过鲜亮,也许没有人能一眼看出不同。

    “不同于一般的辫子股针,锁套是又外向内套,绣花朵时习惯用绕绕针,花蕊用的是打子针......”

    裴彦馨脑子里闪过大姐对丽妃送给太后荷囊的描述。

    当时大姐见到那个荷囊时,一下子便认为丽妃送给太后的荷囊与她出事儿那日的荷囊出自一人之手。

    但大姐用了半个时辰抽死薄茧,却发现她一开始认为一模一样的针法习惯竟正好相反。

    完全不一样。

    大姐一时弄不清是记忆出了问题,还是哪里不对。

    但大姐仍是坚持两只荷囊出自一人。

    若是针线习惯可以模仿,那么一个人的感觉是模仿不来的。

    但恰恰感觉这种东西无法拿来细说。

    所以两人一直没有结论。

    今日见了汪嬷嬷那只荷囊她突然便想起了那只荷囊。

    她打量着荷囊问道:“嬷嬷,您的荷囊好奇怪呀,既有苏绣的平、光、齐、均、和、顺、细、密,又不乏湘绣的生动灵活,比孙绣娘都厉害!”

    汪嬷嬷顺着裴彦馨的目光看向自己腰间,笑道:“是啊,这是把苏绣和湘绣揉在一起才出来的,以苏绣打底,用湘绣加以精细。”

    “真厉害!”裴彦馨眼里熠熠生辉,闪着兴奋与崇拜,“嬷嬷,这是您自己琢磨出来的吗?”

    汪嬷嬷笑着摇了摇头,拉着裴彦馨往屋里走,“嬷嬷是个手拙脑笨的,哪里能想出如此巧妙的法子来,是嬷嬷小的时候随别人学的。”

    “是嬷嬷的娘亲吗?”裴彦馨眨着眼睛又问,“福姐儿的女红就是随娘亲学的。”

    其实,王氏在世时只教了她一些简单的针法联系,毕竟那时她还小。

    但裴彦馨一直牢牢记在心里。

    “不是。”汪嬷嬷脸上的笑容淡了些,勉强摇了摇头,低头温和的问她:“福姐儿知道这么多,已经开始学套针了吗?奴婢记得孙嬷嬷学的是苏绣。”

    裴彦馨点了点头,激动的道:“福姐儿要学最厉害的针法,给顺哥儿一件很漂亮很漂亮的袍子。”

    汪嬷嬷听了呵呵笑,打趣道:“为何只有顺哥儿的,怎么没有侯爷,大爷大郎君的?”

    裴彦馨眨了眨眼睛,歪着头想了想道:“祖父有嬷嬷呢,父亲的夫人一月就做一套,大哥有大嫂,剩下顺哥儿自然是福姐儿照看了。福姐儿答应过娘亲的!”

    汪嬷嬷听了神情微微有些动容,摸了摸裴彦馨的头发,感叹道:“福姐儿真是乖巧懂事。”

    裴彦馨与汪嬷嬷一同进了荣寿堂大堂,她看了汪嬷嬷一眼,站到内室槅扇门前隔着帷帐对着里面轻声道:“祖父可起身了,福姐儿来看祖父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