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五二章 睿哥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新皇登基过了第七个年头,福宁亲王府大爷睿哥儿,大名秦迈,已经六岁了。

    初夏的轻风吹过京城,一路吹到工部衙门口,正对着衙门的巷子口,福宁亲王府大爷睿哥儿坐在马扎上,从巷子口探出头,撑着两只藕节一般的胳膊托着腮,眼巴巴的看着工部衙门。

    一直等到睿哥儿的脸都快皱成一把了,才看到他爹福宁亲王从衙门里出来,睿哥儿‘噌’的窜起来,挪着两条胖胖小短腿跑的飞快,直奔他爹扑上去。

    福宁亲王一把抱起儿子,用力亲了一口:“你下了学怎么不回家?又闯祸了?”

    “没有!”睿哥儿声音软软的一点底气也没有,一边说一边用两支胖胳膊搂住他爹,凑过去亲完这边再亲那边,亲的福宁亲王哈哈大笑,睿哥儿将福宁亲王一张脸亲满了口水,才松开他爹,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阿娘今天脾气不好,我特意过来跟你说一声,等会儿回去,咱们俩都得小心点儿!”

    “真是我的乖儿子!你娘怎么脾气不好了?早上走的时候还好好儿的。”

    “谁知道呢!”睿哥儿蹙着小眉头:“我觉得阿娘最近脾气越来越不好,你说呢?”

    “嗯,那还……也是。”那还不是被你这个整天闯祸的臭小子气的!可这话,对着儿子那张怎么看怎么可爱的小脸,福宁亲王舌头打了个转,到底没忍心说出口,孩子么,哪有不淘的,他家儿子其实也不算太淘。

    “还是阿爹好,阿爹,我最喜欢你最最喜欢你了!”睿哥儿又趴在福宁亲王脸上亲了一口,福宁亲王被他这么满嘴米汤再一发嗲,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轻了,伸手将睿哥儿放到马,自己翻身上马搂着他哈哈笑道:“乖儿子,你这是又闯祸了吧?怕你娘罚你,到我这儿撞木钟来了?”

    “没有啊!”睿哥儿一脸天真无辜乖宝宝相:“阿娘一生气,阿爹也害怕的!”

    “哪有!我那是让着你阿娘,女人家,咱不跟她计较。”福宁亲王强辩了一句赶紧转话题:“今天在学里没淘气吧?黄大学士是年长大儒,当年阿爹还跟他学过诗,你一定要打心底尊敬他!”

    “我很尊敬他的!”睿哥儿用力强调道:“他说天圆地方,我都没跟他辩。”

    “好孩子!”福宁亲王忙捏捏儿子滑嫩的腮帮夸赞道,睿哥儿昂头看着他,细声细气接着道:“后来七哥儿写字,也不知道他怎么写的,把墨汁儿写到嘴里了,黄先生说没事儿,说吃墨是雅事,儿子就想,黄先生肯定喜欢吃墨汁儿。”福宁亲王听到这里,心里升起股不祥的预感:“你往先生的杯子里倒墨汁儿了?”

    “嗯,就倒了半杯,砚里没墨了。”睿哥儿声音软软,福宁亲王用力揉着额头:“先生发现了?先生没喝吧?罚你默书了?”

    “黄先生就喝了一口,吐了一桌子。阿爹,我觉得黄先生就是那叶公好龙、言行不一,他既然说吃墨是雅事,那他为什么不吃?阿爹你说对不对?”

    “这雅事和吃墨是两回事……咱们先不说这个,你怎么又捉弄先生?你娘不是告诉过你,再敢捉弄先生,她就……”

    “阿爹!这回不怪我!是先生自己要吃的!你不是说孝就是行事做人顺从父母的心意,对先生也要孝啊,先生说吃墨是雅事,又说他最爱此等雅事,我是顺着他的心意啊,我这是孝!就是孝顺了一下下。”睿哥儿在歪辩这一条上本领高强,福宁亲王连吸了几口气,黄大学士这口墨是喝下去就喝下去了,还是要找人倒出来?他那脾气,估计不会就那么喝下去算了,这事……真是,头痛!

    “阿爹,这不能怪我,你说是吧?要是阿娘……”

    “不怪你怪谁?”福宁亲王的声音忍不住高了,睿哥儿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爹:“是他叶公好龙,他都说了吃墨是雅事,凭什么七哥儿吃墨是雅事,他吃墨就得发脾气?就是先生也不能这样,阿爹,我最喜欢最喜欢你,最疼最疼你……”

    “好了好了!”福宁亲王被儿子几句米汤灌的一如既往的开始一路退让和稀泥到没原则:“阿爹也最疼你,可这事……黄大学士性子梗,好了好了,你别哭,听阿爹说……好了好了,要是你阿娘发脾气,阿爹肯定替你说好话……别哭别哭,阿爹跟你一起受罚好了吧?养不教父之过么,就怕你大伯……别哭,乖儿子,有阿爹呢,别哭。”福宁亲王好不容易把儿子汪了两眼的眼泪哄回去。

    睿哥儿有了阿爹的担保,心放下一半,跟在满腹忐忑的福宁亲王进了上房,却发现满屋风和日丽,福宁亲王小心的探了几句话,一颗心就安安稳稳的落定,黄大学士还不错,真把那口墨汁喝进去了,明天一定要寻他好好陪个礼再道个谢!

    吃了饭打发睿哥儿回去歇下,李恬上上下下瞄了一遍福宁亲王问道:“睿哥儿又在外头闯祸了?”“没!”福宁亲王脱口否认,李恬只瞄着他不说话,福宁亲王目光躲来闪去,片刻功夫就防线溃败:“也不是什么大事……”福宁亲王将睿哥儿给黄大学士喝墨汁的事轻描淡写说了:“小孩子家玩笑,黄大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