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五一章 焦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临近生产,李恬身子笨重,胎儿往上挤着心肺,难受的夜里只好半躺半坐,睡一会儿就得醒一会儿,五皇子睡在旁边榻上,听到动静比璎珞等人动作还快,不过他除了捧着李恬的腿脚揉几下,别的统插不进手帮不上忙。

    “你怎么又起来了?明天一早还要上朝。”李恬困难的换了个姿势,五皇子理直气壮道:“还上什么朝?你都快生了!昨天我跟官家告了假,也跟衙门里说了,这几天谁也别来烦爷,爷的王妃要生孩子,这是天大的事!”李恬歪着头,目光柔柔的看着他,轻声宽慰道:“你别担心太过,昨天几个稳婆看过,都说头已经入盆了,只要不是逆生,不会有事。”

    “嗯,肯定不会有事!”五皇子心里想的再多,却一句不吉利的话也不敢说,李恬被他紧张的心里又酸又软:“家里一色都是齐备的,熊嬷嬷和温嬷嬷都是侍候过多少回生产的,宫里宫外,但凡有点名气的稳婆都在咱们府上,半个太医院也被你拘在府上,你只管放宽心该做什么做什么去,真到了发动的时候,你连生产的院子都进不得,留在府里也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怎么帮不上忙?普济寺的大师傅说,男人阳气旺,能驱鬼邪,我又是皇子,这一身的气势,守在你身边,指定百邪不侵。”五皇子正色道,两人正闲话间,李恬只觉得肚子一阵酸痛,忍不住蹙着眉头,叫过璎珞低低道:“又想出恭,难道吃坏了肚子?”璎珞呆了呆,声音微颤道:“怕是要生了!嬷嬷们交待过,若是觉得象是坏了肚子,就是发动了!我去叫熊嬷嬷!”

    五皇子半张着嘴,木头般呆了片刻,突然跳起来,一头栽到床下,手抓脚蹬,半天爬不起来。

    太阳已经出来了,八月的天,太阳也没那么火辣辣,五皇子面无表情的背着手站在垂花门外,从李恬发动,他被请出来,他就一直这么站着。温嬷嬷从垂花门内探头出来笑道:“爷先到厢房歇歇,王妃宫口刚开了三指,这会儿喝了碗粥歇下了,还早呢。”“噢!”五皇子重重应了一声,他并不明白开了三指是什么意思,只听说李恬喝了碗粥,心里略宽,退到廊下跌坐到椅子上,接过丫头递过的汤,眼睛盯着垂花门几口喝了,也不知道喝到嘴里的是什么。

    从黎明等到正午,又从正午煎熬到傍晚,垂花门里一趟趟往外传的信儿都说顺当,可顺当怎么还没顺当出来?!五皇子点着众人,若王妃有半点不好,他就把这满院的人都活殉了这话已经说了好几遍了,总算是将将日落前,听到垂花门里传来的好信儿:李恬生了,母子平安。

    五皇子揪着温嬷嬷,问到李恬安好,已经喝了半盅参汤睡着了,这才觉得胸口透进了口气,双手合什,转着圈谢了满天神佛,这才和午后就等在旁边的内侍一起,提了温嬷嬷早就备好的报喜提蓝,往禁中请见官家。

    官家正在季后宫里用晚膳,看见提着蓝子进来的五皇子,一时愣住了:“你这是怎么了?”

    “恬姐儿孩子生的不顺当?”季后仔细看着脱了形一般的五皇子关切道,五皇子忙见礼答道:“足足生了半夜一天,就这那些稳婆太医还说顺当,我还没见到她娘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好,当年阿娘就是后头又病重……”五皇子还在担忧,官家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一脸的无语:“你阿娘生你那时候,阿爹还在潜邸,那时候府里乱,你阿娘,不是因为生你,是后头没调理好……如今你府上哪有那些祸乱之根?我看你平时也算伶俐,怎么一点事也经不起?”

    “五哥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