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五章:萌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热门推荐:、 、 、 、 、 、 、

    也不能怪柳意,实在是双喜这前前后后的变化太大了,以前只不过是一个特别一点的村妇,现在呢,却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从容和贵气。

    好在柳意到底是大家的公子,那承受能力可不是一般的,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但片刻,他就反应了过来。

    “沈家娘子,你来了。”柳意的声音,仿若是玉珠坠盘,悦耳至极。

    双喜点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给了柳意多么大的震撼,急忙问道:“苏玉他如何了?”

    柳意看了苏玉一眼道:“医者说应该没有事情了,只是失血过多,不知道苏公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柳意的声音中,带着隐隐的担忧,在京都的时候,他与苏玉就是相识的,虽然不熟悉,不过对苏玉还是很欣赏的。

    没想到,两个人竟然能在这个偏远的山村相遇了,两个曾经的天之骄子,一起来到这小山村,难免的有些惺惺相惜。

    当然,虽然两个人,都在这小山村中,可是来的方式却是不一样的,苏玉那是想和自己的父亲抗争,为民谋福,至于苏玉,则是家族争斗后,半流放一般的来到了这小山村。

    不管怎么说吧,两个人现下也算是君子之交,柳意还是很关心苏玉的安危的。

    双喜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苏玉躺着的床前,忧心的看着苏玉。

    香姨此刻和付管家正站在屋中,看到了这样的双喜,各自也惊异了一番。

    这样的气度,这样的容貌,在这小小山村之中,嫁给那泥腿子,着实是辱没了这颗明珠啊,付管家心中暗自想着。

    他看了看床上昏迷不醒的公子,又看了看双喜,心道,只是出身差了些,还嫁了人,要不然这苏府未来的主母,沈家娘子还真是合适。

    香姨想的可就不如付管家那么势利了,她见了这样的双喜,仿若想起了,那少女时代的苏夫人,也是这么灵动,这位的大气,只不过……可惜,自家夫人,比起喜儿,要少了一些从容,要不然最后也不会郁郁寡欢,含恨而终。

    这样的姑娘,足以配上自家的公子!

    就是嫁过了人又怎么样?战乱年代的时候,那些站在顶峰的女子,哪一个不是被各方王朝夺来夺取?今个儿在北漠为妃,明个在南朝为后的?

    这样的女子,不应该辱没在山野之间,应该成为和公子携手并肩的人!

    香姨暗自思索了一番,心中暗道,定要帮助公子,把喜儿留在身边,这样也对得起死去的夫人了。

    纵使双喜有一颗七巧玲珑心,此刻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换了一件衣服,竟然在这么多人的心中,激起了波浪。

    医者开好了药,苏玉派人去自家府中找药,常见的草药,衙门中还是有的。

    等医者也被苏玉临时安顿在府中的时候,众人总算长出一口气。

    十五目光不善的扫视了双喜一眼,冷哼一声。

    双喜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过十五,这从最开始认识的时候,十五就怎么看自己怎么不顺眼。

    “扫把星,这一次苏大公子受伤,肯定和你有关系。”十五翻了一下白眼说道,他到是不关心那苏玉的死活,只不过见到那女人嚣张的模样,他就是不顺眼,忍不住的想刺她两句。

    一向低调的双喜,要是知道十五的心中怎么想,一定会指着他的鼻子问一问,她哪里嚣张过了?

    要是平时,十五刺自己的时候,双喜肯定就刀枪舌剑的还回去了,可是苏玉这一次受伤,的确和她有原因,要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苏玉自己定是能脱身的吧?也不至于受了这么重的伤。

    不过虽然双喜没有说什么,香姨就不乐意了,这可是她认定的未来少夫人!怎么能容一个下人欺负了去?

    香姨看了看十五,皱着眉毛说道:“这一次是是我们苏府连累了喜儿,怎么能怪喜儿呢。”语气中,多有不悦。

    香姨的话音刚落,柳意平日盛满悲天悯人气息的双眸,微微一沉,对着十五斥责道:“十五,莫要胡说!还不快给沈家娘子道歉!”

    十五委屈的看了柳意一眼,自家公子脾气向来好,待自己更是极好的,很少和自己发脾气,可是现如今,竟然为了这女人,训斥自己。

    双喜看了十五那脸受伤了的小兽的表情,眉角一跳,她能看出来,这个十五心思单纯,这么针对自己,无非就是心智不成熟,孩子一样的争宠。

    她自然懒着和一个不大的孩子计较,于是开口道:“苏公子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