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0章 传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灵云她日夜监视着芳仪殿,自然有所察觉。”

    “母后,那加害花容华的人到底是谁?”

    徐近雅有些不以为意,但见楚唯坚持,只好答道:“是一个往芳仪殿的熏香中加了云霓草的人,至于是谁有什么打紧,左不过那几个了?”

    云霓草,一众来自西域的安神良药,燃时无色无味。

    “云霓草——”花静芳不由得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重复着,“云霓草!”

    接着尖叫道:“不,不可能,你胡说,不会的!”

    “容华——”尚宫局的工人赶忙慌手慌脚的制住有些失控的花静芳,道:“您这是怎么了?”

    楚唯见状,心知其中必有隐情,挥手令尚宫局的宫婢退下,请花静芳坐了,问道:“看容华的样子,应当是有所领悟了,如此就好,毕竟长乐与容华相交一场,也不想担那莫须有的罪名。”

    花静芳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惨白的指节,青筋暴起,嘴唇已经洇出了血迹,楚唯看着莫名的一阵难过,长叹一声道:“容华,事情已经过去了,别再难为自己了。”

    花静芳严重恨色暴涨,咬牙切齿道:“过去了?不,怎么能过去,我一辈子都过不去!我失去的可是我的孩子,您知不知道!那是我的孩子啊!”

    惊得绿萝一步上前护住楚唯,怒道:“你何尝不是害死了公主的孩子!”

    “绿萝!”楚唯拍案喝止。

    绿萝也知失言,可为时已晚,徐近雅与花静芳齐齐惊呼道:“你说什么?”

    接着徐近雅一字一顿的逼问道:“你说长乐有了身孕?”

    徐近雅的威仪如千钧重压,在楚昭面前尚且能够应对自如的绿萝竟双膝一软,咚的一声跪倒在地。

    楚唯强忍着伤口重被撕开的苦痛,轻声道:“母后,长乐不孝!”

    未婚先孕,是女子大忌,按礼,是要受极刑的。

    徐近雅知道楚唯与卫离已有夫妻之实,闻言一惊之后,旋即猜到个中情由,不由得长叹一声,一时无言。

    花静芳也从惊愕之中缓过神来,她不知孩子的父亲是谁,但却明白,自己害得楚唯受丧子之痛,她扑通一下跪倒在楚唯面前,颤抖着不知如何开口,半晌,痛哭失声道:“公主,我对不起你,是我糊涂,我有罪呀!我,我——”

    楚唯见这情形,再也忍不住泪水,泪如雨下,却依旧宽和扶起花静芳,摇了摇头道:“容华,过去了,别提了。”

    哭了一气,两人总算恢复了些,花静芳目中恨意再起,跪伏在地道:“皇后娘娘,臣妾受奸人蒙蔽,残害公主,万死不辞其咎,但臣妾却也要求皇后娘娘为臣妾做主,将余舒那毒妇绳之以法!”

    “余舒?花容华说是余舒害了你的孩子?这事关系重大,你已经误伤了长乐一次,再不能胡乱栽赃!你这次可有证据?”

    “回皇后娘娘,这次绝不会错,云霓草就是臣妾的证据,当今世上,知道臣妾受不得云霓草药性的,除了臣妾本人,还有三人,是臣妾的父母双亲,还有一人就是余舒的胞兄余沅!”

    她的父母定然不会加害,那么凶手就只能是余沅!

    花静芳目光坚定,毫不避讳的道:“臣妾曾与余沅青梅竹马,一度几乎谈婚论嫁,只是——”

    只是她被徐近雅看中,充实掖庭。

    “所以,臣妾请娘娘为臣妾做主!”

    徐近雅眸光闪了一闪,沉吟着道:“事关皇嗣,本宫亦不能做主,还要请示皇上才是!就请花容华与本宫前去禀明皇上吧!”

    徐近雅说着颜色一厉,道:“灵书,去请余容华到永宁宫回话!”

    永宁宫,楚唯心中一滞,十余年前的记忆奔涌而至,但也不过瞬间失神,楚唯就起身言道:“母后,父皇的身体——”

    这样的事,若教楚昭知晓真相,定然是悲怒交加的!

    “无妨。”

    徐近雅说着当先一步走出勤政殿。

    楚唯无奈,只好跟着。

    永宁宫中,楚昭仰卧在床上,面如金纸,神色颓败,今晨,徐近雅陡然现身,生生的撕开了他所有的尊严,他,一国之君,被一个妖道迷惑,以致虐杀百姓,残害忠良,甚至险些毒死自己最为看重的女儿,这一切,本就足以让他痛不欲生,而徐近雅的咄咄逼人与冷嘲热讽,更让他濒临崩溃。

    “父皇。”楚唯低呼一声,扑到床边。

    这个熟悉的声音楚昭从万劫不覆的深渊生生拖了回来,他艰难的看向楚唯,颤抖着握住楚唯的双手,老泪纵横,道:“长乐,父皇对比起你!”

    “父皇——”

    可楚唯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徐近雅冷冷的打断,“皇上,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臣妾此番前来,另有要事回禀。”

    楚昭疲态尽显,气力不济的道:“宫中诸事,雅儿做主就好!”

    “皇上,事关皇嗣,您还是亲自决断才好。”

    徐近雅说着朝身边的灵秀姑姑使了个眼色,灵秀立时上前就要去扶楚昭。

    在徐嬤嬤遇害,自己也差点丧命之后,楚唯能够理解徐近雅对楚昭的不满甚至怨怼,但眼见徐近雅如此无情,她仍旧心中难过,不待灵秀动手,先一步扶着虚弱的楚昭坐了起来。

    紧接着,余舒和楚凌被带了进来。

    宫中讯息向来传播的飞快,楚唯监国的消息早已传出,御国公主与太子品级相同,朝中尚无太子,却擢升了执掌玉玺的御国公主,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女子临朝虽然于礼不符,但前朝已有长孙皇后的先例,再加上,自从宫变后,她就再没有联系到余沅,这样她越发不安。

    是以,早就按耐不住的她,一听说楚昭宣见,立时就带着楚凌赶来,可她没料到竟被宫人带进了永宁宫,更加没有料到,此时主持大局的竟是死而复生的徐近雅!

    见花静芳和余舒都被带了来,楚昭一怔,之后道:“雅儿,什么事,说吧。”

    花静芳闻言双膝一软跪倒在楚昭塌前,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