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9章 原是两人(大结局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晚餐过后,西北的天气不再燥热,傍晚的风拂在身上舒适凉爽。

    林小宁正在与曾姑娘几人在查看伤兵伤口的恢复。

    凡是术后没死亡的,全都恢复良好。但即便伤好了,有许多重伤兵的身体情况也不能再上战场,只能退役回乡,愿意的话也可以去桃村做药。这是林小宁承诺的。

    切除了脾与肾的两个伤兵是年轻的兵娃娃,被兰儿与梅子哄得团团转,答应伤好办好退役就去太医外院干活。他们的命是太医外院的神医救回来的,一辈子都是太医外院的人了。

    到底是空间水,这等神奇。然而曾姑娘,梅子、兰儿却理所当然,她们不知真相。林小宁深感压力,看来自己下半辈子得好好潜心研究所谓的华佗术了。

    正在此时,林小宁突然脑中出现望仔的声音,她面色一变,现出莫明情绪。

    曾姑娘看在眼中,只道她是为没有救活的伤兵们难过了。对梅子一使眼色,梅子上前道:“小姐,我扶您回屋去休息吧。”

    “不用,我自己回屋。”林小宁说完便急急出了伤兵营往屋里快步而走。

    望仔正在夏国的王宫,那个坏她天命之星的家伙就是夏国国主,已被大小白咬破了动脉,用他的血养了空间。

    望仔的声音听起来兴高采烈。

    林小宁一边走气得半死,心里直骂:“为什么,为什么不叫上我,当初说好的,要杀了那坏蛋,要剥他的皮,抽他的筯才能解恨……”

    “我说了啊,你当时不是说去去去,别吵你喝酒。”望仔无辜地回应着。

    “不可能,我不可能说这话的,你这个小骗子。”林小宁推门入屋,气哼哼地往桌前一坐,心中骂道。

    “你说了,那天你喝酒,让我们别吵你喝酒。”望仔气呼呼地吱吱叫。

    林小宁突然记起来,做完最后一例手术,尚将军与宁王与她几人喝酒。望仔吱吱乱叫,她好像是随口说了这么一句,顿时汗颜。她这一喝酒啊,就什么事也记不起来了。

    “那我第二天早上联系你,你怎么不回应我。害得我担心。”林小宁没好气说道。

    “那时我们不便回应。”望仔吱吱叫道。

    林小宁生出歉疚,夏国王宫禁卫森严,望仔他们是处处危险。他一直想做的事,被两只狐狸两头银狼给做成了。干成这样一桩大事,夸奖还来不及呢,便温柔讨好道:“我的好望仔,说说你们是怎么弄死那个坏蛋的?”

    望仔的声音很是高兴:“我们到了夏国,就入了空间,在宫外,找着一个像是守卫头头的家伙,火儿施媚术迷住了他,他便揣着火儿入了宫门。然后火儿在宫里又迷住了贴身太监,带着她入了那个坏蛋的睡觉的屋里,火儿用口水把那坏蛋迷晕了。我就把那坏蛋弄到空间里,大小白把他的脖子咬破,等他的血流完了,我就又把他放到床上。后来就有人发现坏蛋死了,到处乱砍人。然后今天那个坏蛋的儿子又做国主啦,我们看了好久的热闹,真好玩,好多人,又唱又骂又哭的。他也是坏你天星之人,等我们把他的血再拿来养空间,我们就回去了。”

    “望仔你真恶心,说话注意言辞,是用坏蛋的血肥空间的地,不是用血养空间。”林小宁温柔纠正着。

    “都一样啦。”望仔喜滋滋说道。

    “丫头在里面是吗?”门被轻轻敲响。

    林小宁开门,便迎上了宁王的笑容,正如此时的晚风一般舒适。

    “坐下喝茶。”林小宁心情极好,笑意盎然。

    “曾姑娘说你心情不好,让我来看看,怎么我看来倒是觉得极好的样子。”宁王的声音温和有层次,非常动人。

    林小宁看着他,多想现在就告诉他夏国国主被望仔他们弄死了。但如何说啊,没有空间的帮助,没有火儿的媚术,大小白的速度再快,如何能挡住层层守卫,如何能跳过高高宫墙。这样的事情,怎么说。

    凡事要低调,她的秘密太惊人了。还是等望仔回来后再说,到时只说是望仔听到的就行。

    林小宁笑着倒了一盅茶递了过去:“没什么事,前阵子忙得很,这一闲下来,便想到我们俩的事。我想,如果有一天夏国收复了,蜀地收复了,你能每年陪我到桃村住几个月吗,我一直想看你穿着万福金纹的衣裳和我一起收租子。”

    宁王失笑,却又顿生无限柔情:“当然可以,都依着你。”

    林小宁撇撇嘴:“我本是想让你一直陪着我在桃村,但现在,我还是得在太医外院呆下去。我想做些新药,还有再试试新的华佗术,太医外院的条件好。”

    宁王柔声说道:“你想怎么样都行,我当初就说过,你一直就可以做我的主的。”

    林小宁很是甜美地笑着:“你真好,不过太后与皇帝会乐意吗。”

    “没事的,只要年节时,入宫陪他们吃家宴就行。母后与皇兄给我来了信,说你是名朝的福星,说是太祖皇帝托梦说的,还让我好生待你。我哪敢不好生待你,我的命都是你的。他们急着让我们俩入京,我说等伤兵恢复后再回京。”宁王笑道。

    “迷信。”林小宁笑道。

    “迷信?”宁王疑惑问道。

    林小宁笑着:“太祖皇帝对我真好。”

    宁王再次失笑。

    ……

    八月二十四,才继任一天的夏国新国主,又死在床上,死样如前任国主一样,颈处有牙印,流尽血而身亡,但床榻之上无半丝血迹。

    御医检查,便跪地磕头惊恐道:“国主是被流尽血而亡,是……是大巫师……”

    这次再也不是传闻,是实事。天报应啊!大巫师临终前说的话——国主,你快要死了。是诅咒!谁任国主,谁就得死!

    夏国的文臣武将心里蠢动的心思有些消停,果真是大巫师的诅咒!?

    大巫师的大弟子,临危受命,接任了国主之位。这是众臣的心思,若真的是前大巫师的诅咒,会不会由他的大弟子而破呢。都是有大神通之人呢。

    八月二十五,这一任国主又死在床上,死状与前两任一模一样,颈处有牙印,因血流尽而身亡。但床榻之上无半丝血迹。

    众臣纷纷惊惧不已,果然是大巫师临终前的诅咒!

    八月二十七日,上午。望仔与火儿坐在大白的背上,后面跟着小白。神气活现大摇大摆的回到仓县。

    它们径直走向伤兵营,大小白在营外嚎着,望仔与火儿则吱吱乱叫。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