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三章:大势已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双带着白玉扳指的手轻轻翻起尤氏松垮的眼皮,只见她瞳孔早就涣散,已然是回天乏力。

    安兴弈敛眸,颤抖的指尖轻轻从尤氏的脸上收回,声音有些颤抖叹道:“母亲她……”话还未过半,声音就哑在了嗓子里。

    听到他的话,屋子里原本还压抑着的啜泣声就越变越大,顾氏也假惺惺的抱着儿子与安婉婷哭作一团。

    就在这时,伴随着窗外乍起的闷雷声,房间的木门被一双大手用力的推开,登时吸引了房中所有人的注意,待到看清楚那人的容颜时候,皆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顾氏也将埋在儿子颈窝的头抬起,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看着眼前的人,抖了抖唇颤声道:“你……你……竟然还活着!”

    这张脸或许别人不认得,但是作为二十多年前刚刚嫁入安家的顾氏来说简直是永生难忘,只需一眼,那人卓绝的风姿就深深的印刻在她的脑海中,所以当他看到司冕第一眼,就立刻认定他便是当年那个奸生子。

    抱着大郎的手还微微有些颤抖,为了缓解紧张,顾氏用力咬了咬微微有些干涩的嘴唇,匆匆起身,一般向他走来一边用力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直到剧烈的疼痛狠狠的刺激了神经,她才意识到眼前的一切并非假象,而那个颀长俊挺的身影,正是传闻中葬身于万梅园大火的安家五爷——安靖宇!

    屋子里的几个小辈虽然不识得他,却皆因司冕而暗自揣测这人的身份。顾氏是所有人中最淡定的一个,只见她恭敬的给安兴弈行了个礼,转眸对安兴弈等人开口道:

    “这是五叔,你们还不快见过五叔。”

    “五叔?!”安婉婷一怔,难以自持尖叫道:“五叔他不是已经死了么?!”

    闻言,顾氏连忙对她使了一个眼色制止,可惜安婉婷光顾着惊讶,完全忽略了她的提醒。

    安靖宇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幽幽笑道:“你若是不需要的我的帮忙,便是当我死了也罢。”

    安兴弈眼睛一转,顿时紧张的开口道:“五叔,您的意思是说?!”

    安靖宇并未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突然话锋一转:“我想,明天一早,陛下的圣旨就会被送到安家。”

    “圣旨?什么圣旨?”安婉婷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眶通红,满脸茫然,显然还没有从刚刚母亲去世的悲伤中回过神来。

    “呵呵。大哥给他的儿孙保护的还真好,竟是没有一人知晓当年的真相,也罢也罢。既然如此。我便让做个明白鬼。”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笑意不改,但在闪电光芒映衬下的面容却有几分僵硬,不仅如此,他垂在身边的两只手用力握紧成拳,坚硬的指甲在掌心留下明显的掐痕。

    “轰隆!”雷声紧随着闪电而至,在嗡鸣声中。一段被深埋在安府的凄惨往事渐渐还原在每个人的耳中……

    ※※

    龙椅中,一袭金色锦袍容颜绝色的女子出神的看着殿门外的瓢泼大雨,明明没有被那雨水淋湿,却莫名的觉得湿冷。

    终于,在她焦急期盼的视线中。终于出现了和煦的身影,此时此刻。他已经浑身透湿,脸上混合在一起的不仅仅雨水,更有鲜红的血迹。

    “咯噔!”惠昭的心猛地一沉,连忙起身,顾不得其他直奔门口走来。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副样子?”惠昭不解, 只觉得和煦脸上的鲜血分外刺目。”

    “陛下!陛下您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和煦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忍不住哽咽出声:“咱们上当了,陛下!守城的将领本以为城外的大军是蓟州来的援军,就想办法放了他们进城,可谁知道……”

    “知道什么?!别啰嗦!快点告诉我!”惠昭心急如焚,明亮的杏眸死死的盯着和煦,恨不得将他洞穿。

    “可谁知道……他们……他们竟然是刘彦的人!”

    “你再说一遍?!”听到这里,惠昭已是目眦迸裂,她抬手,一巴掌狠狠的甩在和煦的脸上,胸口也忍不住剧烈的起伏。

    “他们到底放了什么人进城?!”

    和煦心知惠昭这是迁怒,却也顾不得其他,跪倒在地泪流满面的开口:“郭将军说前来接洽的人明明是朔北口音,他便一时大意,放了他们进城,可是,殊不知……”

    “够了!他们是什么时候进的城?现在到哪儿了?”惠昭强压住的喉头翻涌上的腥甜,咬牙切齿的继续问道。

    “陛下,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他们一进城就制服了郭将军,开了四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