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承欢变(必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东晔永安十四年,凉秋过后的第一场雪,将整个帝都都埋藏在皑皑白雪之下。白雪随风扬起,片片在空中旋转,落下之后瞬间被染成了鲜红色。

    北寒叛军攻入边境城池,帝都尚且安全,人们仍然像往日一样安详地活着,此刻的安稳完全来自战神容祈的庇佑,他们坚信,有容祈在的一日,东晔就在……

    黑夜,像一只巨兽笼罩着整个皇城。不似往日里浮华夜市的喧闹,此刻的东晔帝都,每一个角落都静地出奇,让人毛骨悚然的静。

    帝都的百姓们还在睡梦中,整个皇宫却已经历了一场血洗,此刻满地狼藉。满地的尸体,堆积如山,白雪皆被染成了鲜红色,如在纸上晕染开的颜料一般。

    敌人比他们想象中更迅速地占领皇城。

    东晔国,承欢殿。

    殿门被打开的一瞬,上座一抹艳红的身影刺痛了来人。顾弦歌一袭长袍曳地,象征身份的宫装——东晔长公主,永华帝过世后掌握东晔大权的女子,那么处事不惊的女子,两年后却被一场叛变或者说宫变打得措手不及,终究逃不过国破的命运。

    然,那个带兵入城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东晔闻名的战神——容祈。

    “本宫知道你还会再回来。”顾弦歌看了一眼身着战甲的容祈。“呵,本宫是该叫你东晔大将军容祈,还是叛军慕容祈呢?”

    男子身形一滞,看向女子眼中那一抹凌厉,“慕容祈”这三个字一出口,仿佛就判了他的死刑,他是东晔的战神又是前朝慕容的遗子——前朝太子慕容祈,处心积虑地在顾弦歌身边潜伏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这复兴王朝的时刻。

    顾弦歌一步步逼近容祈,那种抛却生死的感觉让殿内的人感觉窒息,他身后的将士立马上前护卫,生怕这个女人会做出什么。

    容祈一挥手,示意左右退下。

    “做大事者果真是不拘小节。没想到你藏得这么深,慕容太子,哈哈,连本宫都差点被你骗了,可惜还是差了一步。”顾弦歌一笑,那般决绝却又无力,曾有人说她一笑倾城,可如今那个人却要夺了她的城,灭了她的国。

    “北寒叛军,果然是最好的幌子,你为了复兴王朝居然联合外敌,不惜打开城门,让北寒的贼子进入我东晔,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知道会有多少百姓失去家园吗……”

    最后的话语已经接近嘶吼,顾弦歌释放了她所有的愤怒:“这个位置有什么好,争得头破血流却换来孤家寡人,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大可送于你。”

    话语中逐渐染上哭腔,她像失了魂魄一般,倒坐在一旁。

    冷眸中沾染了一丝嘲讽,长公主向来孤傲的性格让她肩挑家国大任,十四岁摄政,便将边界骚扰的蛮国打得落花流水。世人皆知她的雷厉风行,却不知这个小女孩心中亦有同龄人所有的小脾气。她将它们给了一个叫“容祈”的男孩,两年的时间埋藏了一颗置自己于死地的炸药,“本以为你会不同,肩负天下的人永远不能将自己的心思置于敌人的手中。”

    “北寒不过一个幌子,太子并未引贼人入城。”旁边一少将出口道却被慕容祈拦了下来。

    顾弦歌的脸色变了一变,转而恢复过来,依旧冷冷地。

    “阿酌,你这又是何苦呢?”慕容祈开口道,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他已经找不出自己该有的话语,因为他知道从他踏入这座宫门的时候,他就永远失去了资格。

    “何苦?慕容祈,看来也只有你,配和本宫谈条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