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6章 针法亦有渊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沈卿的声音细弱蚊蝇,玉缘君一晃神还道自己听差了,抓住沈卿的手,急切地问:“卿卿,你说什么?”

    沈卿见玉缘君这反应,顿时觉得自己太主动了些,脸上不禁臊得慌,有些气急败坏道:“没说什么。你今天来……”

    玉缘君打断了沈卿的话,“卿卿,你再说一次,再说一次,我是真的没听清。”他只是不敢相信。

    “去!得寸进尺!”沈卿羞恼,“你听见什么就是什么,话我不再重复了。”

    玉缘君看着沈卿微微泛红的耳垂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胸口的伤处感受不到一点痛楚,顷刻间被欢喜填满。他忽然觉得昨天那一掌挨得真值得。看着沈卿的脸,玉缘君心道卿卿害羞嘴硬的模样可爱。想着想着,他不禁生出了几分逗弄之心,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嗯,我知道,你说你会做我媳妇!”

    “我几时说了?”沈卿狠狠地瞪了玉缘君一眼,“姑且看你受伤的份上,让你逞一时口舌之快,不与你计较。”她朝窗外望了一眼,“天晚了,身上还有伤,还不赶紧滚回去歇着!”

    “好,那我走了,你也早点歇息,别太累着自己!”玉缘君今日是因着沈卿醒了,特地跑来看看她的情况,如今她一切安好,他也放心了。

    “走了走了!”沈卿佯装不耐烦地推搡着玉缘君往门口走。

    玉缘君走到门口,开门走了出去,“卿卿,不送了!明儿我还想喝汤。”

    “哼,你有公主送饭,还用得着喝我的汤?”沈卿揶揄玉缘君。

    玉缘君摇头,“谁做的都比不上你的!”

    “仔细我给你下药!”

    “你下的,我照样喝。”

    沈卿败下阵来,“赶紧走,小心一会儿被师父和哥发现了。”

    “好。”说完,玉缘君忽然在沈卿额上飞快地亲了一下,顺手关上了房门,留下沈卿对着大门捂着脸发怔。

    玉缘君走出了沈卿的院子,朝暗处拱手揖礼,“国师大人。”

    山石暗影处走出了一人,白发如银宛如流泻而下的灿灿月华,无风自动的青袍飘逸出尘,俊美的面容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你去找卿卿了?”

    “听说她今日醒了,特地过来看看。”

    “下次不要半夜前来了。”

    玉缘君明白轻离是担心沈卿的闺誉,微笑道:“卿卿是我未过门的媳妇,我不会累及她的名声,这点请您放心。”

    “媳妇?”轻离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露出异色,眉尖微微蹙起,“口说无凭。”

    玉缘君大腿上抽出了一把匕首,呈到了轻离面前,“这就是信物。”

    轻离看到玉缘君手中之物,袍袖一挥,匕首落入了他的手中,他摩挲着匕首质朴的刀鞘,唇角颤动,“黄泉,果真是黄泉……”他抬起头,目光陡然变得锋锐犀利,“老实说,你到底从何处得来的?”

    玉缘君并未被他的目光所慑,面色坦然,“我幼时曾与青桐师叔在一起住过五年,是她将卿卿许配给我的。早年跟师叔和卿卿失散,我一直在找她。这黄泉匕想来国师定也熟悉,是青桐师叔的随身之物。后来传到了卿卿手里,这个是她在沐山送于我的定情信物。”

    若是沈卿在此,定会嗔怪玉缘君厚颜无耻,说谎脸不红心不跳,竟给黄泉冠打上定情信物的标记。

    轻离沉默了半晌,“你是玉衡皇族,又是皇后嫡出,你能保证一生只有卿卿一妻,一生只爱卿卿一人?”

    玉缘君郑重道:“能。若是不能,我不会寻她十年。我不会看着她嫁给别人的!”

    轻离垂眸,眼神黯然,他当年若然能像这小子那样坚持,此时会不会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也许卿卿会是他的女儿……

    “即便你可以保证,但日后若卿卿嫁给你,玉衡皇室的人要为难于她,该当如何?”轻离再次抬头,看向玉缘君的目光不再那般冷锐。

    玉缘君沉声道:“从来没有人能左右我的决定。”

    轻离将黄泉交回到玉缘君手中,“我拭目以待,若是他**负了卿卿,就算你远在千里,我定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叫玉衡皇族不留一人。”

    “这匕首不要再轻易示人。”轻离飘然消失在暗夜里,玉缘君握着黄泉的手紧了又紧,“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会许她一生一世。”

    沈卿酣然入梦之时,全然不知两个男人这场暗夜牵扯到她未来的对话,一个刚刚上任的师父就因为一把被篡改的“定情”信物,把她“卖”给了面善黑心的某人。

    第二天,沈卿一早起来准备早膳,想起某人昨天走时的话,不禁暗想,不跟病人计较,他要喝就给他再炖一次。于是,沈卿洗涮了一只母鸡炖汤,炖了半个时辰,取了一半加了白米熬粥,另外一半继续炖着,准备午间让人给玉缘君带去。

    沈瑜一早上没等沈卿上饭,就带着童儿摸到了小厨房。

    “哥,你们俩不去偏厅等着,跑这厨房来干嘛了?君子远庖厨,赶紧出去。”

    沈瑜苦哈哈着脸,“别介,我和童儿决定以后不跟师父一起用饭了。”

    沈卿看看童儿,童儿撇撇小嘴,在沈瑜逼迫的目光下对沈卿点点头,“国师在,我和瑜大哥只有白饭吃,抢不到菜,所以瑜大哥想让卿姐姐开小灶。”

    沈卿无奈地看着眼巴巴望着自己的一大一小,“好了好了,早饭我单独给师父送去,你们俩就在这里吃吧。”

    “好!”两人异口同声。

    沈卿忍不住笑出声来。

    ……

    “师父,用早膳了。”

    沈卿端着早饭到了轻离的房间。

    “卿卿,进来吧。”

    轻离闭眼坐在床上打坐,他今日穿了一件白衣,阳光照在他满头银丝上,勾勒出薄薄的光晕,清冷的脸庞不知是被阳光晕染而变得柔和安详,就好像佛前莲花台上端坐的菩萨。

    沈卿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直到轻离睁开眼,看着呆愣的沈卿,“卿卿,怎么了?”

    沈卿这才出了口气,“刚才瞧见师父,只觉得看到庙里的菩萨了,一时就走神了。”

    “呵呵——”轻离笑了,凤眸挑起一抹弧,“今儿怎么把饭送房里来了?”

    沈卿一滞,嘿嘿一笑,“师兄和童儿起得早,叫唤肚子饿,我就跟他们先用过了。这是另外给师父熬了鸡粥,晚了一会儿。”

    轻离淡淡地应了一声,“有劳你了。”

    用完饭,轻离道:“你别收拾了,我唤瑜儿过来。今日我要传授你医术,剩下的事情让他做好了。”

    沈卿刚想说话,轻离口中发出一声轻啸,不一会儿门就被人敲响了,来的果然是沈瑜。

    “瑜儿,今日为师要开始给你师妹授课,这园子里的事情还是你处理,午间饭食亦由你负责。”

    “师父,您授课也不能不让师妹休息?”沈瑜抗议。

    “怎的,才几日就吃不得苦了?”轻离的声音一提,沈瑜立即噤声,“原先只有你一个徒儿,如今又有了你师妹,师父不能厚此薄彼,你身为师兄要关爱同门,怎么能所有的事情让你师妹一人去做。以后午膳你准备,晚膳交给卿卿。”

    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沈瑜觉得自己预想的美好生活是不会来到了,只得悻悻地收拾碗碟出门了。

    沈卿看着师父整治沈瑜,暗里偷笑,转念一想,师父还真是洞察秋毫,指不定早就发现师兄的小动作,才想出这招整他。

    “卿卿,因为你头前修习过医术,所以为师今日第一件事是要考校下你的根底。”

    沈卿敛了心神,全神贯注地听轻离说话,“还请师父出题。”

    一道一道题从轻离口中说出,沈卿一一作答,轻离越听越吃惊,越听越欢喜,他没想到的是沈卿如此聪慧,待到知道沈卿会针法时,他更是唤了沈瑜来做试验,惹得沈瑜又是一阵心里不平衡,只叫师父偏心,被轻离一针封住了哑穴,嘴巴里不知灌了什么药,顿时浑身抽搐。

    “卿卿,你来!”轻离这才让沈卿上手诊治,在一旁看她如何逼毒。

    沈卿额上冷汗直冒,师父对哥还真狠。

    顾不上细想,看着沈瑜难受,她赶紧地坐下来诊脉,然后掏出自己随身的针包,利索地去了他的上衣,施针逼毒。

    站在旁边的轻离本想在沈卿出错时出声指点,却没想到看到沈卿摊开针包的一瞬,激动地眼眶湿润,龙针,青桐的龙针。没想到,青桐会把这个留给了卿卿。若说轻离前面对沈卿的身份还有所怀疑,那此时已经确认无疑。抬起头,看着沈卿认真专注的眉眼,娴熟而熟悉的手法,轻离红着眼眶,忍不住低声呢喃了一声:“青桐……”

    只是这时,沈卿专注施针帮沈瑜缓解痛苦,哪里注意到轻离的异样,至于沈瑜,这会儿早晕过去了。

    半个时辰,沈瑜吐出一口淤血,呼吸恢复平顺,不一会儿竟然发出熟睡的鼾声。

    沈卿没好气地瞪了床上呼呼大睡的沈瑜,笑嗔道:“头前你痛晕了不知道,我费了半天功夫治好了你,你倒是舒舒服服睡觉去了。”

    “这太阳九针的针法你从何习得?”轻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这……”沈卿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轻离,毕竟这是她身上最大的秘密,转念一想,会针法一事是隐瞒不住的,再加之师父知晓这针法的名字,那定是知道来历的,何况自己身怀的还有另外一册毒览。

    “这是从一本手札上习的,弟子也不知道这针法的名字。”

    轻离缓缓地给沈卿解释:“你修习的针法名太阳九针,必须配合龙针施针方能发挥其最大效用。你的医术底子不错,从今日起我除了给你补充药理医理上的东西外,另外再传授你一套针法,名唤太阴九针,同样,这太阴九针也必须以一套特殊的金针配合,而这套针,名曰凤针。”

    当沈卿看到轻离拿出的凤针后,惊讶万分,这分明与自己一套一模一样,除了上面雕刻不同外,这套的是凤凰。她微微蹙眉,难道师父跟自己的父母亦有渊源?

    “师父,太阴太阳名字相仿,可是有何渊源?”

    轻离点头道:“确有渊源。天极开国母皇乃是杏林高手,一手金针出神入化,她的针法传世分上下两册,上卷乃是太阳针法,下卷便是太阴针法。如今只习得太阳针,那为师便教你太阴针法。”

    轻离又给她详解解说了太阴针法总诀,却与太阳针法又很大的不同,甚至有些相悖之处。沈卿不解,轻离道:“日月盈亏,阴阳调和,天地运道,皆合阴阳之法。阴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