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八章 时代之交 新春琐事(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杨柯并未太过理会齐萱的道歉,见识过这个女孩在车里那种样子,他对其没有半点好感。齐萱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高高在上漫不经心的姿态、对于普通人的不屑,有的时候,甚至比衙内党们叫嚣跋扈还要令人反感。只是淡淡点了点头,随后就和陈桥闲聊起来。

    他并不清楚的是,因为受他和赵邀的刺激,这个女孩从此之后来了个华丽丽的大转变,让齐万成老怀大慰。

    ……

    正月初二这天一大早,杨柯收拾了一番,再次和赵邀告别,踏上了前往山城的旅途。

    从今年开始,他的重心要转移到山城这边来,并且需要逐渐向大家展示他西南派系接班人的身份,所以需要在这个春节前往山城拜会一些人。赵邀原本是打算跟他一起去的,却被赵长德和沈云仙阻拦下来,而杨柯也不忍心见到赵邀辛苦奔波,也是出声反对。对于杨柯工作上的事情,其实赵邀相当上心,自两人确定关系之后,逢年过节的一些走访,赵邀大多时候都是跟他一起去的,很多时候累得满脸疲惫,却从未抱怨过。

    黄司机仍然在榕城坚守等待,连过年都没回家,可见其挣表现的心思是何等迫切。

    杨柯让周娟打听过,黄华曾先后给两位县长开过车,但不幸的是,这两人都先后倒在了当初的郑书记手中,于是连带着黄华也被山塬干部们看成是灾星。尽管他车技相当好,却没人敢再用他开车了。如今虽然在小车班,但大多时候却是干着杂活。那天周娟也是不太了解情况,就叫了他过来,说起来也是他的运气。

    杨柯伸手拍着黄司机的肩膀,笑道:“辛苦你了,年都没过好,等回了山塬,我让周主任给你发奖金。”

    黄华笑了笑。眼中闪过一抹失落,被杨柯看在眼里。

    车子一路飞驰。这次倒也没再遇见齐萱这样的刺头,几个小时之后,就到了山城收费站。

    周娟和周雄武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周雄武是一直没回山塬,而周娟则是在今天早上从山塬出发。赶到山城的。两人见到杨柯,都略显激动,毕竟,这是杨柯带他们拓展人脉关系的开始。在如此重要的拜会中都能带着他们,自然也是在向别人表示他们是杨柯最为贴心的人,以后和这些人打交道,在对方心目中,地位无形之中就能提升不少。

    整个拜年的计划为期四天,除了西南派系的人。一些当政领导比如詹文涛、褚卫红等人家里,也是要去坐一坐的,这个姿态必须要有。所以。时间显得比较紧。

    到得二月初五,杨柯脸上已经显出一些疲惫神色,倒是周娟和周雄武两人神采奕奕,显然,这两天的拜访,这两姐弟大有收获。

    山城市局家属楼。

    杨柯按响了张成功家的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清清秀秀的女孩。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小女孩见到杨柯。眼睛豁然就睁大了,随后惊喜地叫道:“姐夫?”

    杨柯面色一愣,眼前这个应该是张成功的女儿吧,怎么会叫起他姐夫来了。

    “你叫我什么?”

    “姐夫啊。”女孩理所当然地回答,伸手挽着杨柯胳膊就将他拉进了门,口中还在说道:“你不记得我了?”

    身后的周娟和周雄武都惊讶地望着杨柯,莫非……杨县长又?还是张局长家的大女儿?

    “等下等下,我们见过吗?还有,为什么叫我姐夫?”

    问话的时候,他扫了扫,发现家中没人。

    “别看了,我爸还在睡觉呢,昨晚喝多了。姐夫,你等下啊,我去叫他。”小女孩说完,风风火火地冲上了楼,再过得一小会儿,又踢踏踢踏地跑了下来,再次来到杨柯身边。

    发现杨柯还在苦苦思索,小女孩嘻嘻笑了起来,随后伸手将脑后马尾解开,双手拖着头发,如同爆炸式的发型,对杨柯说道:“怎么样?想起来了吗?咱们见过吧?”

    杨柯再次摇头,他的确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小丫头。

    “哎呀,你忘了,在桥上啊,我和东哥他们出去玩,遇见了你和东哥的姐姐了啊。”小女孩说着话,伸出手来,做了一个动作:伸手一握,向上一提,再向下一杵。“记起来了吧?这个就是我啦。”

    杨柯终于想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脑门,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

    那次他和赵邀来山城,在桥上遇见了一群小衙内,还爆发过冲突。而眼前这个小女孩,就是当时跑出来打圆场嚷嚷“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咱们都是一家人”的那个爆炸头,只是当时被秦安抓起来重重顿在地上,将其原本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

    这小丫头太小,两年的时间,变化非常大,而且在家里看起来像个乖乖女的样子,和当初那个小太妹形象相去甚远,以至于他没能认出来。

    没想到,她是张成功的女儿。

    这时,张成功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地出现在楼梯上,对杨柯等人说道:“哟,杨县长来了,哎哟,我这才刚起床,实在失礼。杨县长稍坐,我先洗漱下,小贝,给客人泡茶。”

    杨柯打量着张成功,口中笑着说道:“无妨,是我们来得冒昧。”

    张成功身上带着一股子彪悍气息,虎背熊腰,相貌上的确符合公安局长的身份。在从西川调去山塬的时候,他就见过张成功,只是当时两人没过多的交谈。

    有关这位的传说,什么样的说法都有,有人说他不学无术,完全就是野路子出身。自身文化不高的有;也有人说此人粗中有细,要不然也不能破获那几起棘手案件;而宁中则的说法却是,此人是猛张飞一类的人物。自身问话学识相当高,千万别被他的外表和言语迷惑。很显然,外面的传说不靠谱,宁中则对其的评价才是有根据的。

    张小贝仍然在叽叽喳喳地介绍自己,一边给几人泡茶,而周局长自张成功出现之后,就显得拘谨起来。果然是直管上司。前两天拜会其他领导也没见他如此拘谨过。

    “小贝啊,和揭向东还有联系吗?”

    “很少了。他不理我们。”张小贝气鼓鼓地回答,显然对于揭向东跑去京城之后忘了这边一群发小的做法相当不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