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面具男的提醒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晚风轻拂,荡起几声清脆空灵的叮响,季荣华下意识抬头,才发现发出声的是亭子四个角上有些锈迹斑斑的铜铃,再次把目光看向远方,万家灯火,在这一刻显得是那样的摧残,集市上热闹的声音,似乎能穿破夜空,抵达那被层层乌云缭绕的明月之上。

    “小心端木家!”

    “什么?”

    面具男子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季荣华转过身下意识的问道,却看见面具男子依旧兀自饮酒,似乎方才的话只是季荣华的一种错觉罢了。

    季荣华摇了摇头,不再看他,不管面具男子出于何种心态,但是面具男子刚才的话,季荣华却是上了心,在她看来面具男子应该不会无端端的说出‘小心端木家!’这句话,虽然她未曾端木家有什么关系,也不认识端木家的人,但是端木这一大姓,她却是听过的。

    江南第一世家端木家,世代经商,本家主营布匹茶叶生意,也算的上是青岚国数一数二的大户,地位仅次第五家,但比第五家却是差了不止分毫,如果她没记错,通伯给她们定的路线里幽北城正是江南一大主城,而端木本家正是在这幽北城中。

    季荣华暗自思索,听宛娘的口音跟语气似乎是江南人士,应该会听闻过一些关于端木家的事情吧,回去问一下宛娘端木家的情况,知道一点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的多,未雨绸缪方为稳妥。

    溢郡府城的钟楼响了几声,不知不觉已然到了二更天,若是寻常,季荣华早就歇下了,今日这番一折腾,加上又喝了一口酒,淡淡的困意袭来,季荣华不由捂了捂嘴,打了个哈欠。

    恰巧面具男子此刻也已经喝完酒壶里的最后一口酒,顺手将其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破碎声,在这寂静的夜空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走吧!”

    一道阴影笼罩在季荣华身前,头顶传来淡淡的声音,季荣华嗯了一声,正要起身,下一刻身子一轻,便被面具男子抱在了怀中。

    “啊……你……”

    季荣华失声叫道,如秋水般的杏眸惊讶的看着面具男子,撞入那如黑曜石般璀璨的带着暖暖笑意的双眸,一时间愣在了当场,忘记了该如何反应。

    “呵呵,看什么呢?累了就先睡吧,到了我再叫醒你!”

    面具男子柔声道,季荣华似乎要被面具男子双眸之中的柔光灼伤,眼眸闪了闪,扭过头去,将头埋在了面具男子的胸口,温热带着木槿花的气息充斥着季荣华的鼻腔,一股名叫安心的东西,淡淡的流入到她的心底。

    闭上眼,安静的窝在面具男子的怀里,方才从一楼攀爬至顶层,季荣华已经是力不从心,依靠面具男子的搀扶才勉强上来,如今小腿处传来阵阵的酸痛,令季荣华微微撇眉,面具男子应该是想到这一点吧,所以才抱她回去,想到此处,季荣华不禁勾了勾唇角,就安逸享受一次好了,尽管对方身份不明。

    面具男子一路上都是尽量选择人少的巷子走,夜色如墨,寂静的街道上,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漫步前行着,脚步很轻,似乎是生怕吵醒了怀中的人儿,面具男子时不时的低头看去,黑眸中闪烁着满足的笑意。

    尽管面具男子想多享受一会美人在怀,可看着面前灯火通明的院子,想到那些为她担心的丫鬟们,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停下了脚步。

    季荣华不过是浅眠,所以当面具男子停下来的时候,同时睁开了眼,轻声问道,“到了么?”

    “恩!”

    面具男子应了声,轻柔的将季荣华放下,正想说些什么,远方天际蓦然炸开一朵黄色烟花,面具男子一侧头,眼神一凝,足下轻点,身姿轻跃然飞上房檐,几个纵跃,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季荣华望着面具男子离开的方向,神色微怔,刚才那个应该是信号之类的吧,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走的这么急。

    鼓楼的钟声再次响起,三更天,季荣华仰头看了看有些西斜的月色,敛了敛神色,推门进了小院子。

    院子内灯火通明,白璧之上晃动着来回踱步的人影,宛娘坐在左侧檀木椅上,脸上满是担心,汀兰坐在宛娘对面,神色亦是不太好,哑女神色淡淡的站在一旁,芷兰是最沉不住气,来来回回的在厅内走动,晃得人眼前发花。

    “芷兰,你别晃来晃去的,晃得人心里发慌。”汀兰叹了口气,说道。

    “我这不是着急吗?难不成我不晃,你们心里就不慌了?”芷兰停下来,看着汀兰说道,突然斜眼一撇,惊喜叫道:“小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