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出云国,大历五十九年春

    阳春三月,冬寒退却,百花绽放,本该是个明媚的日子,但某一个地方却满是冰霜。

    将军府一处隐蔽昏暗的囚室内,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各种令人胆战心寒的刑具冰冷的挂在墙上,其中的一些刑具上还残留着未干的血迹。

    窄小的窗口处,射入几丝阳光,照在十字架前,季荣华的四肢皆被厚重的铁链捆绑着,身子瘫软的倒在地上,凌乱的青丝紧贴在那张苍白的小脸上,双眼紧闭,干裂的嘴唇嚅嗫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身上的衣物早已破烂不堪,鞭痕交错,触目惊心的红色,让人看不出衣物原本的颜色,只是那软若丝绸般的布料,让人料定那女子必定不是一般的犯人。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囚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身形挺拔的男子走了进来,墨色锦袍衬得他华贵无双,冷峻的面容,嘴唇微微勾起,似嘲讽,似厌恶,待他走到季荣华的面前时,停了下来。

    “额……”季荣华感觉她的下巴被人捏了起来,巨大的力道让她忍不住痛呼了出来,睁开厚重的眼皮,原本漆黑的眼瞳中充斥着血丝,看起来一片通红,她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内心忍不住的翻滚,她恨他。

    “呵~逃跑的滋味如何?”墨衣男子轻呵一声淡淡道,对于季荣华的眼神视若无睹,他的有些语气冰凉,明明是阳春三月,冬寒退却,却还是让人忍不住背后发寒。

    “钟……白离……”短短三个字,像是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其中的恨意宛如蛛丝缠绞在她的口中,仿佛下一刻就要上去将面前的人杀死。

    “怎么?你很恨么?想杀了本将军?也不看看你如今是什么身份,何等处境,这样难看的目光,还真是让人恶心。”骨节分明的大手突然甩开她的脸,满脸的厌恶,随即转过身去,好整以暇的打量囚室内的各种刑具。

    “这些东西,你应该受过几样了吧,不知滋味如何?百里靖既然把你送给本将军,你就该乖乖的呆着,你几次三番的逃跑,这教训,你还没受够么?既然你惹本将军不高兴,那么……你就该承受本将军的怒火!”

    说罢,顿了顿,偏着头想了一会,褐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促狭,转过头来冲着季荣华淡笑道:“十个男人如何?”

    虽然钟白离是那样笑着,但看在季荣华的眼里却是异样的冰冷,她突然有些怕了,十个男人,她隐隐有些猜到了钟白离的意思,他是个魔鬼,他想要用十个男人来侮辱她,她不懂,一直不懂。

    她为了家族利益,母亲的锦衣玉食,甘心被当做棋子加入皇家成了靖王妃,却不想,靖王竟然把她当做货品送给了眼前这个男人,原本她想着,只要她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也就罢了,可是钟白离不肯放过她,自她来到这里时,钟白离就换着花样折磨她,羞辱她。她试着逃跑过,无一不是被抓回来继续变本加厉的折磨着,但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