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五一章:逍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人生三大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它乡遇故知!

    洞房花烛夜又称小登科,南宫睿一直等了这么多年,他怎么会错过?可是当他喝了一圈酒,迫不急待的回到新房时,傻眼了!师妹夏澜家的两个小宝贝与高青歪在床上呼呼大睡,却没见夏澜的影子。

    知道高青很喜欢这两个孩子,但今日是自己和她的洞房花烛夜,可不能像平时一样任两个孩子跟着高青。小声咳嗽一下,唤来周杏与石榴,让她们俩将孩子抱走,自己这才进入洗漱间进行沐浴。

    等南宫睿从洗漱间出来,却发现睡得像头小猪的高青已经醒过来,正坐在婚床上醒神。眼底闪过一抹心满意足的笑意,南宫睿从桌上端起一碗水饺走向高青。

    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喜烛的光线,青草香气萦绕周身,高青抬头往南宫睿看去,他正夹着一只水饺向她喂来。不由自主的张开嘴,一口咬下,南宫睿的声音紧接着响起:“生不生?”

    高青已将嘴里的饺子吐出,没好气的吼道:“当然生了!”不过,在她看到南宫睿听了她的话后,脸上的得色要多明媚有多明媚,才恍然大悟他问这个问题的意思。

    红霞飞升,高青不依的啐道:“阿睿,你学坏了!”嘴上不饶人,更是手脚也用上了。

    南宫睿将水饺碗搁在一旁的小几上,轻轻松松挡下高青的“反扑”,将她一揽,抱着她走到桌子旁,温柔哄道:“青青,别恼,这些都是老传统,一定要做的。来,喝下合卺酒,你我夫妻到白头。”说完,将红线系着的一杯酒递给高青,自己执起另一杯,深情款款的望着她,不再作声。

    面对这样的南宫睿,高青还怎么好意思任性的发小脾气?轻轻“嗯”了声,接过酒杯,边与南宫睿含情脉脉的凝视,边慢慢饮尽了杯中酒。

    此时真可谓是无声胜有声!高青只觉得自己在南宫睿火热的注视下,身子快要软成一滩水。南宫睿现在的气息也越来越不稳定,已经情不自禁的抱着高青向他们的婚床走去。

    将高青缓缓放下,南宫睿一眨不眨的看着在儿臂粗喜烛的照射下,红衣墨发,雪肌玉颜的高青,只觉得她就像误入凡间的妖精,充满了魅惑与妖娆,引得他不断沉沦。

    高青现在紧张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她知道接下来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以前有好几次也差点同南宫睿生米煮成熟饭,但不知为什么,今日的洞房花烛夜,她却变得格外无措和慌张。

    南宫睿眼底的欲…望之色越来越浓,他的手先是慢慢描绘着高青的眉眼,接着一低头,不失温柔却坚定的卷起高青微张的樱唇,加深了亲吻。手渐渐朝下,轻轻摩挲过脖颈,接着深入中衣内,罩上了那起伏不定的山峦处,慢慢揉搓起来。

    “嘤咛”一声,高青迷失在南宫睿撩拨起来的情…欲当中,不可自拔又甘之如饴。南宫睿动作虽温柔却迅速,他很快除去自己和高青身上的衣服,裸裎相对,嘴巴已经不满足与高青之间的唇齿相依,渐渐转移了阵地。

    高青只感觉南宫睿的吸吮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粗,手过之处,自己的身子也越来越热,心底还渐生一股强烈的空虚感。见高青已然情动,南宫睿知道她准备好了,将她置于自己身下,分开她的双腿,缓慢而霸道的沉下身子,与她合二为一。

    低低的呼了声“痛”,高青用贝齿紧紧咬住南宫睿的肩头,惹来了他的一声闷“哼”,但那在她身体里作恶的东西却越发蓬勃了。等身体被撕裂的疼痛渐渐过去,南宫睿吮吻着高青因疼痛流下的泪滴,大动起来。

    当高青被南宫睿折腾得陷入沉睡前,南宫睿在她耳边轻轻说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青青,你我终于结为夫妻了!”

    醒来的时候,高青是不着寸缕的被南宫睿紧紧搂在怀里,但身上看得出来已清洗过,充满了干爽的味道。燃了一夜的喜烛已经完成它的任务,留下了两朵红艳艳的烛花。天光微亮,朦朦胧胧的,高青痴痴的看着熟睡中的南宫睿,手已不自觉的爬上了他那张刀削斧凿般的俊颜。

    低沉暗哑的声音在高青耳边响起:“还早,多睡会儿!那儿…还疼吗?”

    意识到南宫睿问的是什么,高青难为情的摇摇头,接口道:“什么时辰了?不知灶上的人起了没?”

    “刚刚辰时一刻,怎么,饿了?”南宫睿一边回高青的话,那手边像有自己的意识似的握住了一方绵软,揉捏不休。

    新婚燕尔,初尝云雨,高青的身子根本禁不住南宫睿的一再抚触,越来越烫,也越发柔弱无依。南宫睿眼眸一黯,汹涌的情…欲立马将两人席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