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五一章 仗义同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两日后,邓拓从半道上接了我娘回来。

    当我娘进门看见满屋堆放着红绸包裹的木箱妆奁时,我便紧张的留意着她的脸色,她只粗略扫了一眼,连木箱都没打开一只,便对邓拓道:“这一路上辛苦邓八公子了。”

    “伯母说哪里话。若非情况特殊,本来该是我几位哥哥亲自送上门来的。”邓拓躬身道。

    我娘道:“在洛阳时,邓老夫人就亲自上门来过了,这请期之礼也算是行过了。洛阳到高密路途遥远,却不必再劳动几位侯爷了。”

    邓拓当即深礼一躬:“多谢伯母深明大义。”

    送走邓拓,我娘便开始整理她从洛阳带回来的几大箱东西。主要是衣物、首饰、书籍和一些小摆件,店子打给了她往日的一个姐妹,这些东西不好折价处理,便租了马车带回了高密。

    “娘,这一趟可还顺利?”我也上前帮着她整理归置。

    我娘点头道:“若非是处理店子耗费了些时间,我早就该回来了。在洛阳,我也与邓老夫人正式见过面了,她找人算好了日子,婚礼就定在三月的上巳节。”

    “娘,你同意这门亲事了?”

    我娘瞥我一眼,叹气道:“娘往日对他也有些误会,这次去了洛阳,好多事情有了眉目,便也就放心了。邓训是个好孩子,你配了他,你爹爹也会满意的。”

    从最初的反感,到后来的接受,再到现在的满意,却不知道我娘在洛阳究竟探知了些什么事情,对邓训的态度竟有了如此彻底的改观。

    整个冬天,高密县城都笼罩在一片皑皑的白雪中,静谧而安详。而私塾里,却每日都热闹不已。邓缺、邓拓、蒋勇带着一帮木工在忙着重新粉刷装饰东院的新房。如初、窦童、钱蕙几个则带着不知从哪里请来的一帮绣女,整日在后院的暖阁里说说笑笑的绣制喜庆用品。就连我娘,每日都是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春节之后,我每日闲得无事,打算与邓训商议后给孩子们复课,不料私塾里每日都有我不认识的邓家客人赶来。许多闲置的屋子都被来客占据,就连往日用作课室的大客堂,也被重新启用了。复课之事便只得作罢。

    二月底,邓老夫人带着邓家的一众女眷从洛阳赶了过来。

    在邓老夫人的车驾抵达前,我娘便将我从私塾里叫了回去,并正式给我下达了禁足令,要我在上巳节大婚前,不许再去私塾,尤其不能再与邓训见面。

    每日被关在家里好生无聊,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有个同窗还是蛮不错的。窦童每日都要过来好几趟,不时给我传递私塾那边的情况,诸如鸳鸯被绣完了,新房上好漆了,喜酒从东海运过来了,以及邓训在忙什么等等。

    其实,我对这些都没什么特别的兴致,我最有兴致知道的是邓老夫人的为人和脾性。只是,我却不好直接开口向她打探未来婆婆的性情,只能听她描述每日冒着风雪去响水滩工地的邓训的行踪。其实,就算知道邓训的行踪,我被我娘整日盯着,也不可能出去见他。

    “喂,你怎么对你家相公的事一点都不关心啊。”窦童说了好一阵邓训今日穿了什么衣服几时离的家,我没给予及时的回应,她便敲着桌子喝道。

    “他每日都是去响水滩监工,这个有什么好说的。”我瞥了窦童一眼,无聊道。

    “我听我小姑说,男人结婚前几天的行踪最值得警惕了。”窦童凑近了道:“你不知道吧,好多男人怕结了婚被夫人管束了,婚前都想放纵一番呢。”

    “是吗?”我有些诧异。

    窦童神秘道:“怎么不是!我那小姑父,就是在结婚前一天,被我小姑从青楼里揪出来的。”

    我心下震惊:这窦童的小姑是谁啊,还能这么彪悍?!

    窦童又道:“虽说邓家家规不许他们兄弟逛青楼,可你还是得警惕其他女人啊。以前六哥在洛阳时,喜欢他的小姐闺秀多了去了,就连我小姑当年也是被他迷得晕头转向的。若不是她私下找邓华给六哥传信惹得邓夫人生气,指不定她现在还会缠着六哥呢……”

    我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小姑是谁啊?”

    “窦媛啊。”

    “窦媛?”这个名字我听了完全没有熟悉感。

    “哦,忘了,你现在不记得她了。她比我大两岁,也是和我们一起在长青书院念书的。”

    还不知道邓训身上竟还有这般的桃花债!我不觉便握紧了拳头。

    “苏姐姐你放心,知道蘅姨不让你出门,我今儿特地替你去跟踪了六哥。”

    “你跟踪了六公子?”

    “是啊。六哥今儿一早出门后,我就悄悄尾随其后,一路跟了去。”

    “他没发现你?”

    “没有啊。我知道六哥功夫好,我都轻手轻脚,距离留得远远的。”

    “那你可有发现什么?”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