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之情不自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穆子墨由来便以温润端方的谪仙面貌示人,但只有少数人知道,这温和的外表下掩藏的是冷漠阴沉的内心。

    背负着庶子的身份,又有个柳氏那样的精明姨娘淳淳教导,穆子墨从小就学会了隐藏住自己真实性子,做一个在别人眼中“放心”的庶子。

    杨若兮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个迷惑的存在,从最初的胆小如鼠到突然精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只想看着她别让她给姨娘、弟妹惹麻烦,谁知道注意多了,关心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关注便转移了焦点。他开始好奇她究竟想做什么,好奇她是怎么能够从一文不名变得出手是宝?

    再后来,他发现他那“优秀”的二哥好像入了她的局,集雅楼上,他更是冷眼旁观他那自诩聪明过人的二哥出尽风头,那一瞬间他注意惊叹的不是他送上的那些精美物件,而是杨若兮得意上翘的嘴角,还有她眼中波光滟滟。他于是了悟了一件事,她想要将自己的丈夫推进别人的怀抱,她想要干什么?

    可没等到他想到要干什么,另外的一件事就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

    也是集雅楼的那一日,另一个人就那么突如其来的闯进了他的生活,她叫卢芳菲!一个拥有英气浓眉、明亮双眸、说话爽朗直接的女孩。

    犹记得,她张开双臂挡住他回家的脚步大声告诉他:“我叫卢芳菲,还未定亲。”

    这关我什么事?他想。

    却不料,从那日之后,卢芳菲这个名字便如跗骨之蛆如影随形。提起他穆子墨,不管是高中举人还是后来被钦点为探花郎,别人都会带着怀疑的目光以为是卢家在背后作祟。

    穆子墨是自卑的,同时他又是极端骄傲的!他的自尊不容许受到如此侮辱,后来在顺和帝召见举人询问谁愿意前往青州时,他窥破了杨家兄弟相互打的眼色,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前往青州。即便那时候杨若兮已经拿出了准许和离的圣旨。

    那时候他没有想到杨若兮、也没有想到家中日益受器重的姨娘,唯一想到的竟然是“这样便能躲开卢芳菲了吧。”

    出发去青州的路途艰辛而枯燥,他清楚的记得那日是上了运河第三日,有些晕船的他想起送别他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柳姨娘心里一片阴霾,没有他这个探花郎儿子撑腰,有了郡主媳妇的大太太一定会想尽办法打压姨娘吧。

    卢芳菲却像是一轮足够驱散阴霾的太阳跃进他眼帘,女扮男装的她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像一只抓到猎物的母老虎,扯着他的衣袖骄傲的宣布道:“穆子墨,不管你到哪,我都会追上你的!”

    她站在船舷上背光处,身后的光芒逼人,让穆子墨根本没办法看清她脸上志在必得的表情,但他却听懂了她死缠住不放的坚决。

    因此,到了青州后穆清风是听说哪儿的蛮夷多就往哪儿去,最终在一次进山谈判时被一位性子暴躁的酋长给抓进了寨子;就在他竭尽全力争得了酋长的信任和那个部族的人狂欢盛宴时,卢芳菲又追来了。不过她是深陷在了人家部族布下的沼泽陷阱中,当穆子墨赶到时,她在沼泽中不停的挣扎,不管同行的护卫怎么劝说她都只会说一句话:“我要去救穆子墨!”

    明明穆子墨就好好的站在她面前,她却是神情恍惚泪流满面的求着他在她梦中多待一会儿,多给她点信心让她能够从沼泽中逃出来继续追随他的身影。

    穆子墨只觉得心底什么东西碎了,不敢多待,吓得连夜收拾了东西随着段皓庭逃也似的回了京城。要知道,在这之前京城穆家都已经给他来了无数的信件,让他回府正式“认祖归宗”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穆家嫡子。

    他回了京,重新见到了杨若兮,心底只余下淡淡的遗憾,脑海里回旋着卢芳菲泪涟涟的面孔;他没理会穆元阳和穆清风想要拉着他做什么事的姿态,花了最少的时间回了青州。

    回到青州的那一日他就发现了卢芳菲鬼鬼祟祟的化了妆躲在他的宅院当中。他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他只知道他想要知道她即将做什么?所以他找理由调开了宅院里其余的下人。

    喝完了“卢小厮”端给他那难喝死了的咸味“银耳羹”。接着,他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浑身没了半点力气。

    他听到卢芳菲在喃喃自语,说是要脱了两人的衣裳在榻上摆出个**的姿势,等到第二天被人抓女干在榻。可等了一晚上,他只等来身边沉沉的呼吸和她偶尔一句“抓到你了”的梦话。

    第二天凌晨,他终于能够移动被她抓得生痛的手掌,第一件事他伸手向了她衣裳的系带。让她知道怎样才算是捉女干在榻!

    卢应虎和云崖成了那见证的两人,见证了他明月清风一般的穆子墨无耻的禁锢卢芳菲在榻上亲吻,他说:在下情不自禁!

    C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