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8章:举头三尺有神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王笑疾速掠至那栋三层小楼。

    楼顶有四名军士盯守,东西南北各守一方,起初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一路飞掠而来的王笑,等距离拉近,面对王笑的这位军士先是惊呆了,以为那个在沿街商铺楼顶兔起鹊落的身影是暗夜鬼影,等他揉揉眼睛再看时,王笑已至跟前,还里还有他开枪还手的机会?

    王笑三下五除二,迅速除掉这楼顶四人,然后躲进楼梯口,等着那个络腮胡赶过来给他指出唐西禾所在的房间。

    很快,络腮胡也气喘吁吁地跑上了楼,在楼内把守的军人都认得他,所以他也就毫无阻碍地跑上三楼,与从楼顶下来的王笑汇合。

    王笑在络腮胡的指引下,破门而入,可里面却已经没有了唐西禾的身影,有六个士兵持枪对门,瞄准了破他们两个。

    “怦、怦、怦……”

    六名士兵毫不犹豫地开了枪。

    好在王笑眼疾手快,早一跃而起如壁虎附体一般吊于屋顶之上,然后又在众人头顶如履平地,蹿至那六名士兵身后,一阵犀利拳脚相击。

    那六人皆猝不及防,或被王笑一脚踹飞重重撞于墙下再滚落下来再也没有起来,或被王笑一拳震碎五脏六腑吐血而亡。

    只是可怜那络腮胡没有王笑那么敏捷的身手和神力,被那六名士兵的第一波射击给乱枪打死。

    “叮铃铃……叮铃铃……”

    王笑刚要动身去其他房间寻找唐西禾的身影,可是屋子里唯一的一张木头桌子上面放着的一部手机忽然响起来。

    他皱眉看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

    “呵。看来我那六名士兵已经被你给放倒了。有些出乎的我意料。看来你就是王笑了。”电话里传来一个阴柔森寒的声音。

    “你就是唐西禾?”王笑平息静气地问道。

    “哈哈,没错,是我。不过,我很好奇,你是陆正南的人,还是梅禹山的人?这会儿陆正南早已经袖手旁观,梅禹山投鼠忌器还在傻乎乎地跟我的借兵之人谈判,企图让我身边带的这些士兵反水把我抓了。呵呵。我只能陆正南没无情无义也就罢了,可为了达到卸磨杀驴的极致效果,对我无情也就罢了,居然连梅禹山的女儿都可以毫不手软地拿来做工具和筹码;至于梅禹山,我只能说他太小看我了,我可跟他不一样,对陆正南这个黑心黑肺的老大哥,自始自终都抱幻想,我在这里替他们卖命这么多年,从一开始我就在为今天的独立而打基础。别说他根本就无法说服带兵的领袖站到他那一边,就算说服了。你觉得这支队伍里又有几个会跟我为敌?所以,这晚这出戏,一来是我唐西禾对陆正南和梅禹山的‘独立宣言’,告诉他们我唐西禾绝不是一个可以任人摆布的可怜虫。第二嘛,就是想看看陆正南花了那么多心思想要对付的一个无名小卒有几斤几两,敢不敢闯阵救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那个无名小卒王笑吧?”唐西和在电话里说道。

    “没错,是我。你口口声声说陆正南无情无义,说梅禹山蠢笨胆小,可你为了向陆正南和梅禹山两人宣战示威,居然拿无辜的人下手,你觉得这么做真的就大丈夫吗?”王笑激将道。

    他在苏冷惠的饭店里听到络腮胡提到陆正南的时候,就已经怀疑梅禹山在山上提到过的那个老大应该就是陆正南了,此刻听到唐西禾又提到陆正南,他就更加确信无疑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你是陆正南的人,还是梅禹山的人?”唐西禾追问道。

    “首先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不是梅禹山的人。至于陆正南,你觉得他费尽心机地想要嫁祸于我,我会是他的人吗?”王笑不卑不亢地说道。

    “那可不一定,我跟着陆正南做了这么多年的事,可到头来还不是要被他算计?只不过我有先见之明,抢先一步反制了他而已。”唐西禾冷笑道。

    “好吧,我不是梅禹山的人,更不是陆正南的人,我就是我,我就是王笑,我来这里不是要跟谁做对,只是想救我的几位朋友。现在我只看到西隆赌场前面绑着梅禹山的女儿和我的一位朋友,还有三个朋友没有看到,你把他们藏到哪儿了?”王笑急于想知道陆美姬和张小媚等人的下落,便试探着问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