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八章 支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站在延州城墙上举目远眺,简直是血流漂橹,遍地焦土。

    秦亚茹本一直觉得现代社会的战争要比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残酷的多,毕竟火药这种东西的出现,让战争仿佛变成了威力无穷的魔鬼。

    但此时真真正正来到战场附近,甚至还不算是亲历战场,她却忽然发现,原来真正的冷兵器战争才是残酷的让人心里发冷。

    “娘子,您快下来,怎么又往城头跑,万一出点儿差错,我们可怎和将军交代?”

    一个一直在军中负责洗涮之类杂活的婆子,一见秦亚茹登上城头,脸色顿变,冲着侍立在一旁的士兵怒道,“你们干什么吃的,就不知道挡着娘子?”

    那个看起来顶多十五六岁的少年兵士,羞得脸色通红,低着头一言不发,旁边一身憨厚的年老兵士,也多少有些羞惭。

    他实在不好意思说,刚才竟觉得秦娘子身上的气势与他们高元帅相差仿佛,一时失措,愣是不敢阻拦。

    秦亚茹摇了摇头,又扭头看了一眼远处——高枫就在城外。

    数日前党项派军队在三川口伏击援兵,却被高枫连同刘,石两位将军反伏击,党项大败,延州之围多多少少也算略微缓解。

    可惜党项的军队的确不是易与之辈,宋朝的兵士一样死伤惨重。

    一具具的尸骨被收敛,运回延州,城内的棺材铺里,都几乎被搬空了,就这般,还有不少将士只能以草席裹身。

    高枫带着秦文渊,还有身边几位亲信副将,短了一碗温热的酒,倾洒入地。目中也微微泛起亮光。

    他早就不是第一次看到死亡,他看到的已经太多太多,但每一次,都是痛彻心扉,这些人并不是游戏里的数据,而是真真正正,有血有肉有灵魂的生命,前一刻大家还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聊天吹牛。下一刻,他们就永远倒在了战场上。

    “弟兄们,你们的血不会白流。你们必将屹立千秋,英魂永存!”

    高枫有时候也不明白,他在此地带着这么多将士奋战,究竟有没有意义,但他总要做些什么。西夏并不是大汉民族真正的触及灵魂的敌人,真正的敌人是金,是元蒙,元蒙尚远,金却近在眼前,靖康之耻。中国历史上多少次战争,唯有靖康,称之为耻。那是大宋皇室的耻辱,是整个汉族百姓的耻辱。

    他不想自己和亚茹的子孙后代,也经历这一次耻辱,既然他自己不可能等到那一日,就要从现在开始。让大宋朝的军队更强悍,更习惯打胜仗。而不是打败仗,要让武将的地位更高一些,哪怕只一点点儿也好。

    秦亚茹下了城头,正好碰上晚翠带着一大群妇女拉着牛车,往城头送粮食,车上放着的大部分都是粗面馒头,面饼子,有些泛黄,有些发黑,雪白的极少,还有一小盆酱菜。

    晚翠擦了把汗,见自家娘子缓步行来,忙近前问安,“刚才找不着娘子,奴就知道娘子怕是来了这儿。”

    秦亚茹笑了笑,捡起一块儿馒头,稍微掰下来一点儿含在嘴里吃了,粗的厉害,刮的嗓子眼生疼:“送上去吧,昨日前面送来了一匹死马,让厨房做成肉汤,给将士们送去尝尝鲜,一点儿荤腥都没有,哪有打仗的力气。”

    晚翠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地瞧了她家主子一眼,最近她家主子也没好好吃过一顿饭,饿的都瘦了一圈,他们这些下人看着心疼的要命,但到底没多说什么,还是应下。

    延州被围,大批量的粮食根本运不进来,幸亏早年高枫便想尽办法在一些战略要地建造粮库,存下不少粮食,虽然免不了有官员贪污,中饱私囊,这余粮却并不算少,一时半会儿还够吃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