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03章 【民国第一空战(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都是老奸巨猾的主,哪能傻乎乎的按照说好的套路出牌?

    在空战还没有开始之前,双方都藏了一手,亏得天上有几片云彩,还能躲着。要是万里无云的天气,估计执行命令的空军军官都要头大。

    于是乎,直系和奉军的空军在天上对上面,双方的飞机一样多,都是二十多架的飞机,两个飞行中队的样子。飞机在机群编队飞行的时候,只要数量不是成百上千的堆积在一起,其实就算是不怎么识字的人,仰着头也很容易数出大致的数目。

    菱形编队,一个小编队四架飞机,一个中型的三角编队,十二架飞机……

    地面上的直系的第一军也好,奉军的第三军也罢,士兵们都一个个傻乎乎的站在战壕里,有的甚至站在战壕外边,盯着天上看。双方在交战了一个多月之后,非常难得的出现了短暂的挺火迹象,这可不是当官的愿意看到的。

    当然,心里头最不舒服的要数郭松龄了,他还打算在空战出现胜利的迹象之前,让部队发动反攻的,可是手下的部队却表现出一种松松垮垮的迹象,毫无大战来临之前的凝重气氛,这让他大为恼火。

    “团座,咱们的飞机是二十四架,直系的也是二十四架,这回可有的看了!”

    “旅座,咱这次恐怕要势均力敌啊!”

    “兄弟们,把旗帜摇起来,给空军的兄弟们助威呐喊!”

    “兄弟们,把气势喊起来,一定要盖过张土匪的军队!”

    ……

    郭松龄气的嘴唇都哆嗦了起来,这架势还谈什么反攻?天上的空军打得火热,地面上的一个个士兵傻狍子似的仰着头过节似的傻乐,他都想拿着一挺机枪,把这帮不开眼的手下都给突突了,太丢人了。这可是在战场,是在打仗,严肃点,行不行?

    郭松林是一个内心很敏感,甚至有点神经质的人,他的臭脾气,基本上都是因为他对周围的在意,超过了普通人的范畴。比如说,李景林、姜登选挤兑了他几句,他就一怒之下将张学良配属给他的六个团的兵力不要了,导致东线战场兵力不足的困境一直存在。

    正因为内心脆弱的如同是冬天里的糖画一样,才让他对属下,甚至对同僚都异常的苛刻。

    一直以来,郭松林都有种责任感,自己带领的军队应该是奉军里战斗力最强的精锐,是战无不胜的钢刀,是所向披靡的铁军……可现实状况是,他的部下时不时的贱兮兮的一脸傻笑,暴露出了他们乌合之众的潜在本质。

    不管是后世对奉军的战斗力估算,还是几次直奉之战,奉军的战力都不尽如意。除去少部分奉军强大的观点之外,装备在地方军数一数二的奉军其战斗力其实是不强的,可以说在地方军里面,也只能算中等。反而装备最差的西北军,战斗力一直彪悍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别看奉军是用的日本教官,日本陆军倾注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在奉军的训练上,可实际情况是,奉军还是二流的军队。而奉军的尴尬的处境是自上而下的,士兵合格了,军官不合格,军官合格了,将军不合格,连带着不靠谱的统帅,奉军注定无法走的太远。短期内的强大,是资源堆积的结果,而并非是奉军真正的崛起。

    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奉军的战绩却让其庞大的兵力,一流的装备蒙羞。

    抗战时期就不说了,奉军已经失去了主心骨,还沦落为杂牌军,装备补给都是最次的,连军饷都在陆军部后勤克扣的很厉害,在战场上总是不被待见的当挫敌锐气的炮灰和掩护部队,功劳捞不到,但伤亡一直很大,这种情况奉军难以建树也是无奈的结果,是可以预见的。

    可在奉军最强的时期的几场战役,都可以看出奉军的军力端倪。看似庞大,但指挥混乱,战斗力转换偏下。中东路战役就不说了,那是少帅一厢情愿的战斗,结局惨的让他都不敢看。被老毛子打得鼻青脸肿,却丝毫不去反省。当然对手太强大,兵力上的差距倒是不多,可苏军的指挥官是加仑元帅,曾经的记录是以一个师的兵力,横扫白卫军二十几万人……那可是苏联战神,五大元帅之一。老实说,张学良输给加仑元帅不算丢人,两个人本来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统帅。

    可中原大战时期,奉军五万精锐围困傅作义的一个师,在兵力,火力具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加上空军的狂轰滥炸,竟然打了三个月,没有打下来,就说不过去了。更让张学良脸面无存的是,傅作义困守的涿州是奔袭作战,也就是说是傅作义从山西急行军几百里,然后突然发动进攻,将奉军腹地的涿州打了下来。就像是虎口拔牙之后,还给奉军的嘴巴里塞了一颗石头。涿州也是燕京进入中原的门户,卢汉铁路的重要站点,等于是后勤补给线让傅作义给断了。奉军不得不重兵集结收服涿州,保证其退路的安全,张学良集结了手中能用的精锐对涿州发动猛攻,死伤一万多,伤亡比困守傅作义的守军的兵力还要多,历时3个多月,愣是没有打下来。此战之后,奉军更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却成就了傅作义‘能攻善守’的美名。

    郭松龄一直认为自己指挥的第三军能够把直系主力逼的筋疲力尽,说明在战斗力上,奉军已经超越了直系。可实际上,这仅仅是假象而已。一部分是双方装备上的差距,奉军的装备要比直系更好,更占优的结果。可另外一部分也是吴佩孚故意放纵的结果,而郭松龄却当真了。

    天上的战斗依然已经打响,地面上的混乱已经无暇去顾及了。

    三角编队的奉军空军强势插入直系空军的编队,不过让奉军吃惊的是直系好像并没有要恋战的想法,飞行编队竟然在第一波突袭进攻之中瓦解了。

    直系的飞机两两做一对,开始散开。

    而奉军的进攻,仿佛像是一直凶猛的猎犬扑向了一群麻雀,然后场景忽然一下子变了,乱糟糟的看似无序逃命的麻雀轰的一下子四处逃窜,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的无隐无踪,而猎犬傻乎乎地站在空地上发呆,嘴里鸟毛都没有捞到一根。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